“一带一路”政策下,中国是否成为了留学的领导者?

许多研究人员都在问,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是否会重塑全球贸易市场。而对于大学而言,需要考虑的则是它是否会重塑全球的高等教育系统。如果真是这样,那它是否将走向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之路?上个月,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为庆祝高等教育研究中心成立60周年,举行的新民族主义和大学国际研讨会。这一问题成为了亚洲讨论版块的关键,值得美国留学生们思考。

荷兰乌得勒支大学法律、经济和治理学院的高级教授、发言人兼主持人Marijk van der Wende,与哈佛商学院商业管理教授威廉•柯比(William Kirby)合作,正着手研究“新丝绸之路”对中国与欧洲高等教育和研究合作的影响。在之前的研究中,他们与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学院的助理教授朱家斌(音译)一起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是否该把中国视为潜在的全球高等教育“领导者”,而非“跟随者”。

范德温德(Van der Wende)表示,现在是时候审视中国在全球高等教育研究和发展上的成果,看看中国的价值观如何对高等教育产生影响,我们是否理解这些价值观,并在高等教育和研究领域加强合作。“最近的很多政治事件,如英国退欧和美国拒绝多边贸易合作等,在高等教育中掀起了关于国际合作、学生、学者和知识交流的不确定性浪潮。与此同时,中国正通过其“一带一路”项目启动新的全球行动计划,该计划可能跨越欧亚大陆,并在新的条件下将世界主要地区整合在一起,也适用于高等教育。”

 

泰晤士报近日发布了 2017年金砖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大学排名。印度虽然增加了其一流大学的份额,但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一流大学密度最高的国家。在金砖五国大学排名前十位中,中国大学占了六位。尽管教育界没有达成一致标准去定义世界一流大学,但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多个政府都将重点放在了“世界级水平”大学的建设上。下表列出了各国家和地区为提高大学的国际排名和竞争力而采取的不同计划:

中国大陆

l   985工程

l   211工程

l   “双一流”建设

香港

l   Comprehensive Education Reviews;

l   Role Differentiation Exercise;

l   Positioning Hong Kong as International Key Player in High Education;

l   University Merging and Deep Collaboration;

l   Research Assessment Exercises;

l   Teaching and Learning Quality Process Reviews;

l   Management Reviews and University Governance Review.

台湾

l   Programme for Promoting Academic Excellence of Universities;

l   Five Year Excellence Initiative;

l   Development Plan for World-class Universities and Research Centres for Excellence.

日本

l   Flagship Universities Project;

l   “Global 30” Scheme;

l   Competitive Funding Allocation Method:

l   21st Century Centres of Excellence;

l   Global Centres of Excellence;

l   World Premier International Research Centre Initiative.

韩国

l   Brain Korea 21;

l   World-Class University Initiative;

l   Brain Korea 21 Plus Project.

新加坡

l   “World-Class Universities” Programme.

 

与此相比,2017年美国新政频出,搅动了高等教育的一池春水。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在华盛顿宣誓就职,正式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上任一周时间,特朗普就签署了一则旅行禁令,限制部分穆斯林国家公民不得进入美国。这就导致不少来自这些国家的学生无法自由出入美国,高校也不得不通过Skype来与学生进行交谈和面试。这一政策的推行虽然遭到了一些法院的否定裁决,但作为行政命令还是在美国海关以及高校内部引发了一段时间的混乱。

 

特朗普政府在财政预算时,提议要大幅度削减教育财政,也导致很多大学特别是公立高校惶恐不安。再加上金融危机的影响,硅谷等地创新氛围受到影响。包括哈佛大学校长在内的很多高校都坚决反对特朗普压缩科学研究基金的主张,并为此到华盛顿去游说国会。另外,特朗普上台所导致的社会两极乃至多级分化,以及他在一些敏感的政治、社会问题上的模糊不定,导致美国高校的师生中出现了过去几乎少见的风起云涌、尖锐对立。

 

哈佛大学商学院创业管理中心副教授斯科特-克米尼尔斯近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对比中美两国的创新环境,“至少有一件事是美国要向中国学习的——对创新和科学的尊重态度”。

 

总的来说,2017年是美国高等教育不平凡的一年。政府的更迭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影响着美国的高等教育发展。但在经历了2017年的动荡之后,相信2018年的美国高等教育会渐趋平稳发展。如果你对美国留学始终充满期望,那还在等什么,赶快联系美国续航教育,常青藤盟校老师和你一起共同实现愿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