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贸易战的看法,美国即将征收关税中国对贸易战的看法,美国即将征收关税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中国从贫穷的农业国变成了富裕的工业化国家,巩固了其全球贸易大国的地位,使数百万中国公民进入了中产阶级。中国和美国目前陷入贸易战,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会有任何解决方案。世界各地的国家和经济都感受到了影响。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去年10月估计,全球经济增速降至3%,为10年来的最低水平。林毅夫是中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之一,中国经济复兴专家,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目前是北京大学的院长,他在接受《公报》采访时谈到了中国为刺激经济增长而做出的一些巨大改变,以及美国当前的经济形势中美贸易关系紧张。林将于周二下午4点15分在费尔班克中国研究中心举办的蔡氏礼堂就中国经济发展发表演讲。

Q&

林毅夫

《公报》:你经常说,中国经济在过去40年取得的成就可以为其他国家提供借鉴。中国经济发展的原因有哪些?

林:中国经济已经连续增长了40年。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40年前,中国开始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中国想要解决的问题是太多的政府干预和经济扭曲,导致资源配置不当和激励措施受到压制。中国的问题和问题与前苏联和东欧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以及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许多非社会主义国家的问题和问题类似。通过此举,中国实现了稳定和充满活力的增长。另一个原因是,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主导思想是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大多数国家都采取了(自由市场)方式,但中国采取了渐进、渐进、双轨的方式,向资本密集型行业的老国有企业提供过渡性保护和补贴,并为进入劳动密集型行业提供便利。有了这种务实的做法,中国能够在保持稳定的同时,将具有比较优势的服装、纺织和电子等行业转变为竞争优势,并向全球市场出口。

《公报》:人们为什么不理解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不断增长的足迹?

林:中国很难理解。这就是为什么你总是听到中国经济即将崩溃的消息,听到很多对中国意图的怀疑和指责,比如“一带一路”倡议(旨在重塑国际贸易的大规模全球基础设施项目)。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心态有关。上世纪90年代,全球经济共同体一致认为,中国渐进式的双轨转型是最糟糕的转型方式,因为这将导致资源的错配。因此,每当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时,对中国即将崩溃的预测就会激增,因为全球知识界的思维模式是由发达国家过去的经验形成的理论所塑造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过去40年里没有遭遇系统性危机的国家。

另一件事是,在过去,当西方崛起的时候,它殖民了很多其他国家,所以当人们看到中国的崛起,他们认为中国也会殖民其他国家。但是,我认为中国的情况非常不同。中国的历史和哲学是不同的。中国的哲学总是:“我想成功,但如果我想成功,我需要帮助其他国家也成功。”我想变得富有,但是如果我想变得富有,我需要帮助别人也变得富有。“这是儒家思想。这是我们的理念,所以在我看来,中国的崛起不仅对中国有利,也为其他国家提供了巨大的机会。例如,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重点的“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实现新殖民主义的债务陷阱,而是消除南亚、中亚、非洲和世界许多地区基础设施发展瓶颈的机遇。

公报:中国现在是世界经济的主导力量吗?随之而来的责任是什么?

林: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大国,而不一定是主导大国。随之而来的责任是,当你变得更发达时,你有义务帮助那些落后的人。例如,除了“一带一路”倡议,中国还发起了“中非伙伴关系”,为非洲的工业化、农业机械化和现代化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中国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是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他们看到自己认为在自己国家重要的东西,并认为这些东西对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很重要。例如,发达国家的发展合作侧重于教育、卫生、性别平等、透明度和民主。他们怀着良好的意愿提供这些支持,但经验证据表明,这些计划并没有创造就业和增长。因此,贫困依然存在。人们经常用自己的过去来预测中国的未来。但是,中国有不同的哲学和经验,所以中国的方法和影响也会不同。

宪报:您对当前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有什么看法?

林:贸易是双赢的,贸易战对谁都不是赢家。从许多著名的经济学理论中,我们知道保护主义是不好的,全球化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更好的双赢。当然,美国。S也有它的问题,比如蓝领工人工资的停滞和中产阶级规模的缩小,但这些都不是中国贸易政策造成的。这是由美国的一些内部结构性问题造成的。我们知道,不能用限制或贸易保护主义来解决这些结构性问题。所以,我认为贸易战对中国不利;这对美国不利;这对世界不好。

《公报》:特朗普政府将12月15日定为美国对价值1500多亿美元的中国消费品征收关税的日子,除非届时签署新的贸易协定。如果这些关税开始生效,会有什么后果?

林:中国别无选择,只能承担这个负担,但这对美国来说也是一个负担。这是因为其中一些项目是中国尚未开始向美国出口的项目比如一些人工智能产品,以及其他产品的生产可能会转移到越南和其他国家,这些国家的零部件是从中国进口的。美国之所以表示将实施这些关税,是因为它希望缩小贸易逆差,但结果恰恰相反。尽管美国对中国、欧洲国家、日本、加拿大和拉丁美洲采取了关税措施,但美国的贸易逆差仍在继续扩大。例如,去年,尽管征收了关税,美国的整体贸易逆差增长了约12%,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增长了约11%。

公报》:在10月,你——连同37其他经济学家从美国和中国(5个诺贝尔奖得主)——两国签署一个声明放弃贸易战争,寻求另一种前进道路,将给两国更多的自由追求自己的国内经济政策和回击那些伤害他们。你能解释一下新路径是什么吗?

林:这份声明提出了一个“四桶”框架来处理贸易争端,包括禁止“以邻为壑”的政策(使其他国家的经济问题恶化)。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令人愉快。在市场竞争中总会有输家,但如果你说在竞争中赢家需要补偿输家,那就不是竞争。该声明强调,对话和谈判比威胁和脱钩更好。它提供了一个合理的框架来做到这一点,说我们可能会有分歧,但我们应该提高对彼此观点的理解,找到问题的根源,然后提出双方都同意的解决方案。在目前的情况下,我希望理性能占上风。

宪报:你如何看待目前的情况?

林:这很难预测,因为在中国方面,没有人能预测美国政府的下一步行动。但就像人们常说的: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希望。

这篇采访经过了篇幅和清晰度的编辑。

相关的

A mass of protesters march in Hong Kong.

香港的小火快沸腾了

哈佛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分析了抗议背后的原因,以及阻碍和平接管的深层分歧

In a new book, Belfer Center Director Graham Allison looks at how the lead-up to the Peloponnesian War offers important insights into the looming complexities as China threatens to displace the United States as the world superpower.

美国令人不安中美对峙

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新书中说,未来的关键是避免陷入对抗的陷阱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12/chinese-economist-speaks-at-harvard/

http://petbyus.com/2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