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在纠结大问题仍在纠结大问题——错过美好时光,错过美好时光

上世纪30年代,杰克·施特罗明格(Jack Strominger)是纽约皇后区(Queens)一个东欧移民的孙子,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在学校里成绩优异,但除了14岁时搞砸了一套化学实验之外,他年轻时对科学并没有浓厚的兴趣。

1942年,还不到17岁生日的施特罗明格就进入了哈佛大学,在20个月内就满足了医学院的所有课程要求。1944年,他进入耶鲁大学,成为一名医生,实现了父母的梦想。

在一系列重大事件之后,这位年轻的内科医生的生活发生了不寻常的转变,施特罗明格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建立了一个资金充足的实验室,在那里他体验到了发现的兴奋和科学上的兴奋,这将决定他的一生。他是26岁。

最近的一个下午,干细胞和再生生物学系希金斯生物化学研究教授施特罗明格(Strominger)在位于谢尔曼费尔柴尔德大楼(Sherman Fairchild building)的办公室里,解释了为什么94岁的他仍在追求“尤里卡时刻”的激动。

“有些人喜欢下棋;有些人喜欢玩宾果游戏;有些人喜欢看电视;它们都是游戏,”施特罗明格说。“科学是一个更复杂的游戏。你必须从各种来源获取信息。这就是我喜欢玩的游戏。”

施特罗明格已经在他的哈佛实验室工作了50多年,他将在今年7月退休,成为一名活跃的研究教授。他将以名誉教授的身份保留他的实验室和办公室。在哈佛大学170位杰出的教授中,有25位已经90多岁了。

为了纪念他的遗产,一年一度的“杰克·施特罗明格讲座”将于周三开幕。这个系列将由哈佛医学院的免疫学委员会和干细胞与再生生物学系轮流主持。

演讲将庆祝施特罗明格对生物化学和微细胞生物学的贡献,他作为科学家的多才多艺,以及他作为免疫学先驱的角色。20世纪60年代,施特罗明格准确地发现了青霉素是如何杀死细菌的,并阐明了细菌细胞壁的化学结构,这是微生物学的一个里程碑。1968年,他成为第一个获得国家科学院微生物奖的人,两年后,他被选入国家科学院。

施特罗明格在20世纪70年代初开始研究移植器官的排异反应机制。20世纪90年代,他与当时的研究生帕姆·比约克曼(Pam Bjorkman)和已故的哈佛生物学家唐·威利(Don Wiley)合作,分离、结晶并确定了两类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MHC)蛋白的3D结构,这是20世纪免疫学领域最重要的发现之一。他获得了拉斯克奖(Lasker Award)和日本奖(Japan Prize),这两个奖项是医学科学和科学技术领域最具声望的奖项。

近年来,施特罗明格的研究重点是自然杀伤细胞、自身免疫性疾病,特别是妊娠免疫学。“我选择的所有问题都受到我的医学背景的影响,”他说。

同事们注意到,尽管施特罗明格取得了开拓性的成就,但他始终保持着谦逊的风度和温暖的个性,用有趣的故事和笑话来吸引学生、同事和朋友,并提供富有洞察力的职业和生活建议。

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微生物学和免疫学助理教授艾萨克·邱(Isaac Chiu)在高中时在施特罗明格的实验室工作时,就爱上了免疫学。他说,从那以后,施特罗明格一直是他的导师。

“他很有洞察力,他的工作和他的科学方法是鼓舞人心的,”赵说。“他鼓励和激励人们去思考科学中需要回答的重要问题。”

施特罗明格的贡献改变了分子生物学和免疫学领域,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细胞和分子医学项目的高级研究员、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教员希德·普洛(Hidde Ploegh)说。Ploegh在1975年遇到了Strominger,当时他还是一名来自荷兰的大学生,加入了实验室,这位高级研究员成为了“离家在外的父亲”。

“没有杰克的贡献,没有已故唐·威利的贡献,我们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Ploegh说。“与T细胞识别抗原细胞、疫苗设计有关的一切——他的发现涉及所有这些方面。作为一个整体,他对这个领域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施特罗明格撰写了近1000篇论文,获得了大约30个著名奖项,其中包括许多荣誉学位。但他对自己所谓的“遗产”尤其感到自豪:200多名学生成为了杰出的科学家,其中包括12名哈佛教授、12名美国国家科学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成员和两名诺贝尔奖得主。

“我从来没有单独工作过,”施特罗明格说。他说:“从一开始,我就有很多好同事。看到在我实验室工作过的科学家的名单,我感到很振奋。”

莱瑟姆家族教授、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和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的蒂姆?

“当我加入他的实验室时,他正在研究细菌细胞壁,而且刚刚开始研究免疫系统,”施普林格说。“他总是被驱使着去发现新事物,去做重要的事情,他鼓励我去研究重要的科学问题。但他也是一个真正的好人,总是对我的私生活感兴趣。”

施特罗明格的儿子、威尔·e·约克大学(Gwill E. York)的物理学教授安德鲁·施特罗明格(Andrew Strominger)说,施特罗明格对科学的热情一直贯穿于他的一生。“我记得小时候他对自己的工作是多么的开心和兴奋,”他说。“一涉及到他的工作,他就跃跃欲试,甚至现在还很兴奋。”

一年前,施特罗明格获得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30万美元的资助,今年6月,他和哈佛医学院的朱迪·利伯曼(Judy Lieberman)作为联合调查员,获得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400万美元的资助。

虽然他仍然健康,关节炎已经妨碍了斯特罗明格的行动。四年前他停止了教学,但他继续在实验室里研究现在困扰着他的重大问题:妊娠免疫、子痫前期之谜、流产、早产和其他妊娠并发症。

“为什么胎儿没有被排斥,就好像它是外来移植一样?””他说。“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意义深远。”

这是施特罗明格离开办公室回到他在剑桥的家后思考的问题,他和一对研究生夫妇住在一起,他们帮助他完成各种生活任务。晚上回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抬脚。然后他吃晚饭,喝一杯酒,做一些更多的工作。他目前正在撰写三篇科学论文。

在他的妻子安三年前去世之前,她和施特罗明格的大部分空闲时间都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农场里度过,照顾他们的马,享受骑马的乐趣。在他的办公室里,墙上挂着两幅大的马的画,证明了他对动物的喜爱。他一直骑到80多岁。

相关的

Richard Losick

诺贝尔孵化器

一栋大楼里的一层楼是如何培养出非凡的科学人才的

Beakers and lab equipment

有前途的项目

哈佛大学的科学家们接受NIH的高风险、高回报的奖励

施特罗明格说:“如果我没有关节炎,我就会更多地去游泳和骑马。”“我的能力有限,但我在科学方面做得相当不错。”

当被问及他对年轻科学家有什么建议时,施特罗明格强调了选择解决问题的重要性。“科学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他说。“认真思考你想要做什么,寻求建议,努力工作。它很有趣,比象棋好多了。”

为纪念杰克·施特罗明格(Jack Strominger),首届年度讲座将于周三下午4点在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举行。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20/01/jack-strominger-to-retire-after-a-lifetime-of-achievement/

https://petbyus.com/21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