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利率的变动可能暗示经济衰退债券利率的变动可能暗示经济衰退关于你如何买那辆车的故事关于你如何买那辆车的故事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周三下跌800点,创下今年最大单日跌幅。一些分析人士将抛售归因于对美国可能步中国和德国后尘进入经济放缓的担忧加剧,美国的贸易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这种担忧。其他分析师表示,长期债券利率跌破短期利率的罕见案例令投资者感到震惊,因为这种变化往往预示着经济风险。

经济学家杰弗里·弗兰克尔(Jeffrey Frankel)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詹姆斯·w·哈佩尔(James W. Harpel)资本形成与增长教授,也是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研究助理。他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Business Cycle Dating Committee)的成员,该委员会正式宣布经济衰退。《公报》采访了他,让他分析本周市场的抛售情况,并判断他是否认为美国或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

Q&

弗兰克尔(Jeffrey Frankel)

杰弗里·弗兰克尔(Jeffrey Frankel)就职于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商业周期测定委员会,该委员会正式宣布经济进入衰退。Benn克雷格/贝尔弗中心

公报:美国仍然有积极的经济指标:创纪录的低失业率,稳定的就业增长,消费者支出仍然强劲。但很明显,周三的股市抛售表明,许多人的感觉并非如此。人们看到的哪些警示信号让他们如此担忧?

弗兰克尔:当然,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发生的事情让人们感到不安。几年来一直有人猜测,鉴于美国和其他一些主要国家不稳定的经济政策和地缘政治政策,这可能会对市场产生负面影响,但到目前为止,这种迹象还很少。人们最担心的一个指标是(债券市场)收益率曲线。我们现在处于所谓的收益率曲线反转,这意味着长期利率,特别是10年期利率,非常低,甚至低于短期利率,这是非常不寻常的,这表明金融市场对未来10年的经济并不乐观。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eral Reserve Bank)的估算公式,当前的反向收益率曲线将未来12个月出现衰退的可能性提高至三分之一。年初,可能是四分之一;在正常年份,可能是五分之一。因此,经济衰退的几率上升到三分之一是值得注意的,但这仍然意味着我们很有可能度过没有衰退的一年。

GAZETTE:收益率曲线反转是否像许多投资者认为的那样,是经济衰退的可靠预兆?

弗兰克尔:从数据上看,它的记录相当不错。这令人担忧,表明市场缺乏信心。但其他一些指标则更令人放心。几年来,收益率曲线一直很平坦,有时甚至是反向的。换句话说,多年来,长期利率一直处于非常低的水平。在这段时间的大部分时间里,股市一直非常高,这似乎是信心的一个迹象。即使是现在,即使我们这个月经历了大幅下跌,股市仍然接近历史高点。

《公报》:大衰退后经济复苏已经过了10年,我们只是“迟来”了财富的逆转。美国正走向衰退吗?

弗兰克尔:仅仅因为复苏或扩张时期持续了很长时间,并不意味着明年出现衰退的可能性会更高。我们需要经济失衡,比如过度杠杆化的房地产市场,它在2007年至2008年引发了抵押贷款危机。你需要这样的东西。

经济学家不能真正预测经济衰退。但是,当经济衰退来临的时候,我敢打赌,它将比美国经济衰退的平均水平还要糟糕。原因在于,2017年和2018年的宏观经济政策是顺周期的。所谓宏观经济政策,我指的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以及金融监管。所谓顺周期,我指的是在商业周期的高峰期放松政策,那时失业率低于4%(这是50年来的最低水平),产出高于潜在水平(去年经济增长相对强劲)。但是,现在还不是维持数万亿美元预算赤字、利率接近于零、或者废除我们在上次金融危机后实施的金融监管和保护措施的时候。在2017-2018年,我们做到了这三件事。

我之所以将顺周期政策与预测联系起来,即下一次衰退到来时,情况将比平均水平更糟,原因是政府现在没有弹药了。过去,美联储(fed)有降息的空间,财政政策有减税和增加支出以刺激经济的空间,金融监管也有稍事忍耐的空间。但如果我们已经让所有这些工具全速运转,那么一旦经济衰退来临,我们就没有多少空间去应对。

宪报:总统继续对美联储加息和降息的速度和时机持非常批评的态度,说这已经减缓了美国经济的发展。美联储在这一切中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它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来最小化或防止衰退?

弗兰克尔:在过去10年的情况下,货币政策的影响力不如财政政策。但它仍然非常相关。当我们进入前四次经济衰退时,美联储的反应是降息400多个基点,也就是4%。这通过各种渠道刺激了经济,帮助结束了之前的衰退,包括2007年至2009年的“大衰退”(Great Recession)。现在降息400个基点是不可能的,下次经济衰退来临时也不可能,因为利率刚刚超过2%,所以你不可能降息那么多。美联储能做些什么,但它能做的有限。

欧洲央行(ecb)和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的情况更糟,它们的利率已经不仅为零,而且为负。他们的削减空间很小。

公报:一些经济学家说,美国与中国、墨西哥、加拿大、欧盟、日本、印度、危地马拉和越南的新关税和贸易争端增加了美国在2020年大选前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当前美国贸易政策的直接和间接影响以及围绕它的不确定性有哪些?

弗兰克尔: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非常非常糟糕。它对经济有各种各样的负面影响:1)它提高了消费者的价格,降低了他们的生活水平。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很多情况都是提高公司生产中使用的中间产品和投入物的价格。所以如果对钢铁征收关税,那么任何使用钢铁的公司都会面临更高的成本。这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也使这些行业失去了就业机会。当你提高关税以减少进口时,你也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打击出口。当然,从中国的进口下降了,但是我们对中国的出口下降得更多。部分原因是报复。这是完全可以预测的,可以预料到其他国家会报复,尤其是当我们的关税违反了我们的国际协议时,我认为特朗普的关税确实违反了国际协议。另一种阻止进口最终导致出口损失的方法是,如果你严重打击中国经济,导致中国经济衰退。也许特朗普不会介意。但如果中国人的收入较低,他们就会减少从我们这里购买的商品。第三种机制是,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往往会导致美元在外汇市场上变得更贵,而人民币(中国货币)变得更便宜。这使得美国商品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下降。简而言之,有一种错觉认为关税将有助于贸易平衡,但事实并非如此。

《公报》:比如,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等人曾表示,频繁地对中国宣布或不宣布关税,是否会对自身造成损害?

弗兰克尔:当然。最近美国贸易政策的许多变化都是变化的一部分,不仅是与过去和我们的国际条约义务的根本性变化,而且是与特朗普几天或几周前最后一次说的话的变化。当它通过时,你不知道它的方向。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出口产品的生产者,比如一个农民,你的决定与种植什么作物有关,你不知道。或者假设你是一家与进口产品竞争的公司,你想要关税保护,比如说钢铁行业。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应该投资更多的钢铁产能吗?如果整个事情都通过谈判解决了呢?如果你是钢铁的用户,钢铁价格的上涨会对你造成伤害,那该怎么办?因此,我认为我们将看到投资受到更大的负面影响,无论你是在出口行业还是进口竞争行业。你不知道政策的方向,所以你只能等待。如果价格完全不确定,(如果你不知道)你的产品是否会面临竞争,或者你的投入价格是否会大幅上涨,你就不会建新工厂。这是贸易战可能导致经济衰退的一个渠道。

这篇采访经过编辑,内容清晰,篇幅较长。

相关的

Workers sort freshly harvested bananas to be exported, at a farm in Ciudad Hidalgo, Chiapas state, Mexico.

关于贸易的争论

肯尼迪学院的罗伯特·z·劳伦斯分析了关键问题和可能的结果

Peter Navarro at the podium

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有力辩护

经济学家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表示,政策转变正在产生成果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08/rare-bond-rate-shift-may-suggest-future-recession-harvard-analyst-cautions/

http://petbyus.com/12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