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教育工作者是如何应对难民危机的?

在全球宗教、政治危机的影响下,有超过6500万人流离失所。仅叙利亚危机就造成了1000万百姓失去生活保障,400万人需要在海外避难定居。而这部分庞大人口中,不少学生的未来面临着永远失去高等教育的危险,更不用说留学美国接受最先进的教育了。

 

“对我们来说,今年最重要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史无前例’。”国际教育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负责人 Allan Goodman 在谈到联合国为帮助难民做出的努力时说:“这是我们百年历史上遇到的最大的教育危机。”IIE(国际教育协会)称,由于此次危机,多达20万名适龄大学生与高等教育脱节,几乎是纽约大学学生人数的四倍。

为了帮助难民学生度过教育危机,IIE在2012年成立了叙利亚联盟,已帮助数百名叙利亚学生获得了伙伴机构的奖学金、备考课程和助学金。即便如此,对这部分资源的需求仍然是巨大的。

大量的难民学生希望申请进入优质的教育机构。土耳其——收容叙利亚难民最多的国家——其大学已经变得拥挤不堪。每年有近200万土耳其学生参加高考,但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能够获得入学机会。位于伊斯坦布尔的Koç University全球事务主管Melissa Abache说:“因为现在有了新的人口,对大学的需求增加,使得问题更加复杂化了。”

融入当地生活

由于各国语言、文化差异,难民学生在一个新的国家会面临着巨大的障碍,学习、交友、找工作、融入社区都极其困难。加拿大全国学校协会在2016年开始合作,为难民学生提供了超过15,500次“学生周”活动,帮助他们进行语言学习。然而,实际上,只有135名学生参与到了其中。

Languages Canada 执行主任冈萨罗·佩拉塔说:“加拿大是一个人口小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大量难民涌入,对资源造成了极大压力。政府和相关机构必须在未来更好地协调工作,设计出符合新现实的资源配置系统。”

学生们在机场迎接难民,欢迎他们来到加拿大。照片:WUSC。

加拿大一直对难民救助抱有雄心壮志, Centennial College等学校一直在支持其教职人员与难民安置机构合作,以便更有效地为难民提供帮助。“我们已经召集了一个学生难民工作小组,确保学院的服务机构和相关部门能够提供支持,包括招生服务、就业服务、校园心理健康和学生协会,”该校全球公民教育与部主任Yasmin Razack说。

加拿大法律也允许难民通过私人赞助获得永久居留,申请重新安置。 World University Service of Canada 通过将难民与作为赞助者的高等教育机构联系起来,为安置难民提供便利。此外,他们合作的学生团体负责协调全校范围的捐款,为难民学生成立奖学金。在2015 / 16学年,该项目为160名学生安排了实习,比前一年增加了一倍。

证明学术能力

难民学生缺乏足够材料证明之前的学术水平,外国教育资质的承认及转移受限制,是全球接受难民的教育机构需要克服的巨大障碍。挪威教育质量保证机构(NOKUT)的国际教育主管Stig Arne Skjerven说,“想要有效、准确和公正地评价难民学生学术水平是一个挑战。

为解决这一问题,NOKUT通过汇编、处理难民的现有文件,考察语言能力和工作经验信息,再加上结构化的面试,从而提供了一种Qualifications Passport(资格护照)。Skjerven表示,Qualifications Passport 已被证明是对挪威境内新难民进行评估的解决方案。这种方法也很容易在其他环境下被快速采用。挪威政府今年将通过Qualifications Passport作为NOKUT现有的认证服务的补充,并将在欧洲委员会在希腊的项目中被使用。”

好消息是,为难民提供受教育机会正在得到全球的响应。European Universities Association(EUA,欧洲大学协会)在2016年初推出了一个在线工具,允许教育机构、政府机构和更多的人分享他们的难民救助项目。互联网模式难民地图 Interactive Refugees Welcome Map 已在全世界范围内展示了大约250个救助项目。

EUA的高等教育政策主管Michael Gaebel说:“这张地图的目的正是为了让那些有能力但没有得到政府支持的机构来展示和分享他们的倡议。很多项目也是通过在“地图”上的交流和合作发展起来的。”

在线教育响应

尽管所有这些组织都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但在短时间内,单靠校园学习似乎不太可能满足难民学生的教育需求。在线教育的方式正在试着解决这个问题。

凯伦(Kiron)联合创始人马库斯在与德国难民沟通后,想要另辟新径来进行变革。自2015年成立以来,总部位于德国的凯伦(Kiron)一直在帮助难民完成在线学习课程,并最终进入合作大学学习。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已有超过5000名难民学生在此网站注册。

“我们不是,也不想成为一所大学;我们只是指路人。“马库斯说。通过该平台,学生们可以利用他们积累的学分来申请德国、法国、约旦和土耳其的25所合作大学。最初他还担心没有学校愿意加入,但事实证明,大量高校的响应已成为他们最大的资源优势。

IIE也希望通过它的 Platform for Education in Emergencies Response“紧急应对教育平台”(PEER),将在线教育的触角延伸到全球。学生将能够利用这个平台在网上寻找教育机会、奖学金和语言学习项目。

美国留学中介续航教育小编想要说的是,以上所有这些举措都值得称赞,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欧洲难民危机持续的时间越长,人才流失带来的影响就可能会越严重。各国都经历了一段不确定的时期,现在我们可以看出来自哪些国家的哪些人可以被接纳。没有改变的是,高等教育机构始终愿意为来自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和也门等国家的学者提供避难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