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不害怕学会不害怕对阿片类药物的耻辱感是解决阿片类药物危机的障碍

参加一个为期八周的正念冥想项目似乎可以改变大脑处理恐惧记忆的方式。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MGH)的研究人员领导的研究小组在11月1日出版的《生物精神病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正念冥想似乎有助于消除恐惧联想。

治疗焦虑症的一种常见方法是让患者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暴露于引发焦虑的刺激,直到它不再引起恐惧,这一过程被称为暴露疗法。这种暴露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学习这些刺激并不具有威胁性,从而促进了情绪反应的适应性调节。要想成功,首先必须在刺激和安全感之间建立一种新的记忆,然后当刺激在新环境中再次出现时,必须回忆起“安全”记忆,而不是最初的恐惧记忆。

正念冥想被认为是暴露疗法的最佳条件,因为它涉及以开放、好奇和无反应的心态体验当下。大量研究表明,正念冥想项目对减少焦虑很有帮助,但其机制尚不清楚。目前的研究调查了“安全”信号的强化学习,通过这种机制,正念可以帮助个体学习对焦虑刺激做出更少的反应,更多的适应性反应。

研究人员使用核磁共振脑部扫描和一项恐惧调节任务来检测专注冥想训练后与注意力和记忆相关的神经网络的变化。在这项研究中,42名参与者完成了一项为期八周、以正念为基础的减压计划,他们在其中学习了正式的冥想和瑜伽练习。另外25名参与者被随机分配到一组为期八周、以锻炼为基础的压力管理控制组,在这组中,他们被告知压力的影响,并进行轻度有氧运动。研究人员发现,在正念训练后,海马体的变化与增强安全记忆的能力有关,从而以更适应的方式做出反应。

相关的

graphic of brain

正念、冥想和放松反应对大脑的影响是不同的

研究发现,每个程序都显示出独特的大脑活动模式

Meditator

八周后大脑会更好

冥想研究表明,变化与意识、压力有关

有了正念,生活就在当下

那些学习了它的技巧的人经常说他们感觉压力少了,思维更清晰了

当科学遇到正念

研究人员研究它如何改变抑郁症患者的大脑

第一作者Gunes Sevinc说:“正念训练可以改善情绪调节,通过改变与我们记住刺激不再具有威胁性的能力相关的神经生物学反应。”Gunes Sevinc是MGH的博士后研究员。

“恐惧和焦虑有一个习惯性的组成部分——当我们想起过去某件事时,会触发一个习惯性的恐惧反应,即使现在没有真正的威胁。数据表明,正念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一些恐惧反应与威胁是不相称的,从而减少对那些刺激的恐惧反应。正念还可以增强我们记忆这种新的、不那么可怕的反应的能力,并打破焦虑的习惯。

这项研究的一个主要警告是,所有的参与者都是健康的人,没有焦虑。未来的研究需要对临床样本进行研究,并使用与他们的焦虑相关的威胁性刺激(如蜘蛛、引发恐慌或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线索等)来确定在这些情况下是否会发生类似的大脑激活变化。此外,在正念组和对照组中都观察到了一些发现,这表明一些变化并不是正念训练独有的,或者可能是由于项目的其他部分,如社会支持。

这项研究的其他作者有Britta K. Holzel、Jonathan Greenberg、Tim Gard、Vincent Brunsch、Javaria A. Hashmi、Mark Vangel、Scott P. Orr和Mohammed R. Milad。

这项工作得到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支持。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10/mindfulness-meditation-study-shows-changes-in-neural-responses-to-pain-and-fear/

http://petbyus.com/15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