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对孩子的体育运动太认真

据《波士顿环球报》近日报道,美国马萨诸塞州一名女子在工作近十年后,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哨子和高中足球裁判球衣,因为她受够了父母和教练不断的辱骂。这是一个熟悉的故事。全国体育官员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ports Officials) 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75%的高中裁判员辞职的原因是成年人的行为。报告还发现,80%的新官员在任职两年后就离职了。许多人说,这个问题导致了全国高中裁判的短缺,并延伸到青少年体育水平。理查德·维斯布尔德(Richard Weissbourd)是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Harvard Graduate School of Education)的心理学家和高级讲师。《公报》与他讨论了这个问题以及如何解决它。

Q&

理查德Weissbourd

《公报》:尽管全国上下都在努力控制那些在青少年体育比赛和赛事期间愤怒或辱骂孩子的家长,为什么这仍然是个问题?

韦斯布尔德:这是一个由许多部分组成的谜,有许多不同的事情正在发生。我认为这是因为有时父母想弥补他们的缺点或实现自己对体育的幻想。我认为这是我们变得更少的团体化,更多的部落化,更多的个人化的程度。有些人更倾向于达尔文主义,就像这是一种适者生存的竞争,没有对更大的整体的承诺感。我认为这是在媒体上,我们加强了贬低和贬低我们不同意的人的倾向的程度——这是我们现在公共话语的性质。它已经被合法化和规范化了。我认为我们曾经生活在这样一种文化中,人们更希望你表现出尊重,即使这很难,我们的道德观念意味着做一些很难的事情,比如感谢裁判,即使你不想感谢他们。我担心很多家长就是没有这种倾向。他们不会把做一些困难的事情作为给孩子树立榜样的一种方式。我们的文化中也有对失败和失败的过敏。我认为这是一位将世界分为赢家和输家的总统。这种想法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文化中。我真正关心的是这些东西标准化的程度。我们需要家长社区为这些家长提供反馈和支持,并在一定程度上对他们进行管理。

《公报》:当孩子们看到那些本应以身作则树立良好行为榜样的人做出这种行为时,他们真正面临的风险是什么?

魏斯布尔德:它传达了所有错误的信息。在这种情况下,你真正想做的是为你的孩子树立榜样,因为裁判所做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吃力不讨好的。这不是一份报酬优厚的工作。我们应该感谢他们。你应该为你的孩子树立榜样,有时人们会犯错误,当他们犯错误时,你可能会想要指出来,但你的方式是慷慨和建设性的。你应该让他们知道这个裁判并不想犯错。你需要为你的孩子树立榜样,你不会突然失去控制。当父母如此失控时,对孩子来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公报》:除了家长们参与进来,在场外大声疾呼不良行为外,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孩子们应该试着以某种方式来解决这种情况吗?

韦斯布尔德:在这种情况下,孩子们很难和大人较量,但他们可以和自己的父母谈谈。我确实认为每个联盟都应该与这样或那样的家长达成协议,阐明联盟在促进道德品质方面的作用,以及什么是适当的家长行为,因为有些家长真的不知道。在文化和人们与体育赛事互动的方式上存在差异。契约应该定期重新审视,这样它才能生存和呼吸;它不是另一种形式。所以,我认为阐明什么是建设性的和适当的行为是很重要的。它也鼓励父母做一些事情,比如感谢教练,或感谢裁判。它为家长们提供了危险信号。如果你的伴侣在比赛中不好意思和你坐在一起,那对你来说就是个危险信号。如果你把你所有的空闲时间都花在谈论谁赢了最后一场比赛上,这应该是一个危险信号。如果你发现自己对孩子所在的球队是否会赢感到压力很大,那就该警惕了。如果你的孩子因为在团队中表现不好而感到压力,导致饮食或睡眠不好,那就是一个危险信号。我知道一些好的体育组织确实为教练和家长一起工作提供信息,这是很有帮助的。

宪报:我想知道你是否认为赢的概念在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历史、我们国家的建国故事中是如此根深蒂固,这是不可能改变的吗?

魏斯布尔德:我认为我们失去了平衡。纵观美国历史,这就是像《心灵的习惯:美国生活中的个人主义和承诺》这样的书的内容。在美国,个人主义和强烈的集体主义伦理、强烈的民族主义和社区意识、对邻居的强烈责任感之间一直存在着这种紧张关系。在这个国家的许多时代,母亲的首要责任是培养孩子成为好公民——这也应该是父亲的责任。这个国家的学校和大多数大学的建立主要是为了培养道德品质。父母、学校或大学不再如此。在我们的研究数据中,当我们问孩子“对你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他们更可能说成就而不是关心。他们更可能认为父母看重的是成就而不是关心。根据我从儿童历史学家那里听到的,我不认为在我们历史上的其他时期是这样的。在家庭和学校里有一种牺牲精神,这种精神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了。罗伯特·帕特南(Robert Putnam)的研究是关于群体关系的衰落,萨拉·康拉斯(Sara Konrath)的研究也是关于同理心的衰落。我不想夸大它,因为我仍然认为在美国有强烈的集体冲动。人们仍然相信社区,但我确实认为我们失去了平衡。

宪报:宗教在其中起作用吗?

韦斯布尔德:我并不想对任何特定的宗教做出正面或负面的断言,但我认为,在良好的宗教实践中,会有代表伦理价值观的成年人群体,会让孩子参与伦理问题。有一种牺牲的伦理;有感恩的仪式。还有诸如坚信礼和成人礼之类的成年仪式,要求人们思考他们对社区的义务。这是一种道德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融合,一种你对你的祖先和后代有义务的感觉。更多的是关于我们对人类的责任以及给予和牺牲的重要性。我不是说我们都应该变得更虔诚,但我确实认为我们应该认真思考如何在世俗生活中再现宗教的这些方面,包括在体育运动中。我们需要思考如何建立一种强烈的伦理关怀和对社区的责任,以及如何培养最艰难的同理心和关怀:当你对别人生气时,你要关心;当你与别人竞争时,你要关心。在我的书《我们要成为的父母:善意的成年人如何破坏孩子的道德和情感发展》(The Parents We Mean to Be: How well – intenchildren’s Moral and Emotional Development)中,我谈到了体育运动在这个时候是如何与强烈的感情、与自己、与他人发生冲突的。运动也给了你一个机会来排练你如何建设性地处理这些感觉。

这篇采访经过编辑,内容较为清晰,篇幅较短。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11/psychologist-explains-the-problem-of-angry-parents-and-coaches/

http://petbyus.com/19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