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农村学校解决农村学校应对唠叨唠叨problemsHelping problemsSeeking固体philanthropySeeking回报率固体慈善事业回报

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很高兴地发现,与锡拉丘兹的学校官员合作开展的一个试点项目,将学生早期旷课率降低了15%。现在,研究人员希望借助锡拉丘兹使用的方法和工具,帮助农村学校设计出他们自己对严重问题的解决方案,而这些方法和工具通常不为较小的社区所采用。

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正在参与新成立的国家农村教育研究网络中心(NCRERN),该中心将与60所农村学校合作,其中30所在纽约,另外30所在俄亥俄州,以减少长期旷课现象,提高大学入学准备水平。

这是一项重要的任务,托马斯凯恩(Thomas Kane)说,他和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道格拉斯斯塔格尔(Douglas Staiger)以及哈佛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克里斯托弗埃弗里(Christopher Avery)一起领导着该中心。凯恩说,尽管全国20%的小学生和高中生就读于农村学区,但由于面积小,农村学区常常被忽视。农村学生往往比城市学生面临更大的挑战,从资源匮乏到师资短缺,再到早期教育项目有限。

凯恩说:“在过去20年里,我们学到了很多有关教师角色和考试成绩提高的知识,但几乎所有这些都发生在城市学区。”“我们对这些问题在农村环境下的答案了解得相对较少。对于某些类型的问题,我们可以预期答案可能会有所不同。例如,在农村地区,交通可能是导致学生旷课的更大因素。”

该农村中心由教育政策研究中心(CEPR)主办,由美国教育部教育科学研究所提供1000万美元的资助,于今年1月启动。研究人员在过去6个月里招募学区参与该项目,签署数据使用协议,并为建立伙伴关系打下基础。在伙伴关系中,学区确定自己需要帮助的领域,研究人员与学区合作,提出改进实践的建议。

“这是一种不同的合作,”凯恩说。“通常,我或我的同事会走进一个学区,说,‘嘿,你想参加一个试验吗?“这是一项有价值的工作,但我们不是在做这个。我们正试图将社会科学的工具应用到学校中,帮助他们验证他们的假设
5。”

通过“试验场计划”,哈佛大学的学者们一直在与全国各地的城市和郊区学区合作,帮助他们识别挑战、分析数据和测试解决方案。锡拉丘兹的试点项目发现,许多父母不知道他们的孩子不在时丢失了什么材料。当老师们开始给家长们寄明信片,指出孩子们错过的具体课程后,缺勤率下降了。

在农村学校和城市学校,高缺勤率都是一个问题。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最新报告,2015年至2016年,有700多万学生旷课15天或以上。该报告称,长期缺课的学生有落后的风险,并称长期缺课是一种隐性的教育危机。因此,一些农村地区可能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使用雪城试点项目的修改版本。

这一做法和其他基于证据的做法将有助于为农村学校建立一种模式,以及他们自己的投入。在头五年,该项目将以纽约和俄亥俄州为基地,随后将扩展到内华达州、爱荷华州和怀俄明州。

试验场经理阿什利斯诺登(Ashley Snowdon)说,农村学校的管理人员非常希望参与。斯诺登说:“他们都非常兴奋,因为这样的研究不一定针对农村人口。一位督学说,他们有很多学生有落后的危险,辍学率和长期旷课是大问题

对于凯恩和新中心的主任詹妮弗·阿什(Jennifer Ash)来说,出于个人原因,防止农村学生落后的工作很重要。阿什说,这份工作让她能够应对她在阿肯色州长大时遇到的一些挑战。她说:“这份工作是我的背景和经验的完美结合,我在一个以农村为主的州工作,我接受的是一名定量研究人员的培训。”

凯恩在北卡罗来纳州温斯顿-塞勒姆长大1979年,当专家们表示高中毕业生和大学毕业生之间的收入差距开始扩大时,他从高中毕业。

“我的班级是劳动力市场变化前的最后一个高中班级,”凯恩说。“但令人震惊的是,40年过去了,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们的学校却没有回应。我正在努力寻找方法,这样我们就不会让这么多对就业市场毫无准备的年轻人失望。”

凯恩说,学校官员和研究人员对解决农村学校面临的最重大挑战之一感到兴奋。

凯恩说:“几个星期前,我会见了纽约学区的官员,离开会议时我感到很乐观。“虽然过去农村学校在数据分析方面可能没有得到那么多的帮助,但与城市学校相比,农村学校受官僚主义的束缚较小。一旦我们开始行动,我们可能会比城市学校走得更快。”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09/harvard-researchers-assist-rural-schools-with-serious-problems/

http://petbyus.com/14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