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个男人:变性workplaceOn成为男人:变性在workplaceFaith historyFaith的顾问律师的历史

“我不是男孩,但我要成为男孩,”5岁的祖母邀请包括克里斯在内的“女孩们”来吃饭时,克里斯·爱德华兹(Chris Edwards)挑衅地说。“我不是女孩,”爱德华兹告诉她。“是的,你是,”他的祖母说。“不,我不是。我是个男孩,”他回答。

第二年,当他得知他的堂兄亚当有一根阴茎而他没有时,爱德华兹认为他最终会长出一根。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时,他说:“我意识到有些事情非常非常糟糕。当青春期来临的时候,我知道我的身体以我所能想象的最糟糕的方式背叛了我。

“那时我就知道,我的余生都要做一个女孩,我变得非常、非常沮丧。”

就这样,爱德华兹开始了从女性到男性的转变之旅,在过去五年里,他接受了多达22次手术。8月25日,在哈佛希勒尔艺术与科学学院夏季多元化对话“工作场所的跨性别包容”(Transgender Inclusion in the Workplace)的座舱里,爱德华与大家分享了他的故事。

在初中的时候,爱德华兹说:“我知道我被女孩子吸引,所以我想我一定是同性恋,这是一个很常见的错误。很多人认为跨性别者是同性恋的一种极端形式。他说:“性别认同和性取向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概念。那是80年代初,他继续说,认为自己是同性恋是一种创伤。

相关的

“Once incarcerated, we know that LBGT people report devastatingly high rates of sexual abuse,” said Chase Strangio, a staff attorney with the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s 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gender & AIDS Project during a discussion at Harvard’s Barker Center that examined efforts to protect LBGT prisoners.

正义为所有

在保护跨性别囚犯免受虐待的斗争中

后来,爱德华兹决定上大学——科尔盖特大学——毕业后自杀。爱德华兹说:“跨性别儿童的自杀企图率为51%。

他说,毕业来了又走,但他无法坚持下去自杀。幸运的是,爱德华兹说他找到了合适的治疗师。爱德华兹说:“她让我意识到,我需要很多支持才能度过难关。”她还说服他公开向家人、朋友和同事过渡。

利用他在波士顿广告公司Arnold Worldwide担任高管时学到的技能,爱德华兹决定重塑自己的品牌。他说,他决定从上到下,从阿诺德的执行董事会开始,坦率地谈论他的过渡,并回答任何问题。然后,他招募了“品牌传道者”——朋友和同事,他们会把这个消息传播给该机构的其他人。

爱德华兹说,他的同事非常支持他。“他们大多数人都告诉我,我是多么勇敢,”他说。“有人给了我一张受戒礼卡片,上面写着‘今天你是个男人了。可见的变化是渐进的。他把头发剪得越来越短,最后留了胡子。他说,大约两年后,一名员工告诉他,他不记得自己以前长什么样了。

爱德华兹说:“性别认同是由你的大脑内部决定的。我不让我的转变定义我。我不是我父母的跨性别孩子克里斯;我只是他们的儿子。

“我不再是跨性别者了,”他说,“我是男性。”

EMC Corp.副总裁兼全球首席多样性长杰姬•格伦(Jackie Glenn)也加入了爱德华兹的讨论。格伦为经理和其他人提供了一个职场指南,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正在经历转型的人。

“性,”她说,“通常指的是生物学和解剖学特征,而性别指的是自我的心理感觉和二元模型所期望的文化规范。”95%的人的性别是一致的,但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她的《性别过渡101》(Gender Transition 101)指南提供了“跨性别者是一个‘伞形’术语,指那些表达任何形式的非二元性别认同或表达的人。”

她补充说:“并不是所有的跨性别者都希望从出生时就被指定的性别转变过来,也不是所有做过变性手术的跨性别者都愿意接受手术。”

格伦说,第一个跨性别阶段是隐藏的,伴随着困惑和焦虑。其次是自我接受跨性别身份。最后一个阶段是转型后的性别认同和性别认同的转变和接受。

使用EMC corp .)作为一个例子来说明为什么重要的是要密切合作,适合人们在经历一个过渡期,格伦说,“员工们可以把他们的整体,包括真实的自我的工作场所和社区成员使[工作]一个每个人都想要的地方。这将导致更高效的团队,他们都能对公司的底线产生影响。然后,员工们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并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高兴。

Trans5_Staff哈佛大学教职员本杰明·詹尼说:“我希望看到更多的学校能够接纳不同的观点和经验,帮助我们的社区变得更加强大。”Eva Rivas拍摄

她指出:“有些人对自己的性别认同和表达持开放态度,而另一些人则不然。”“对一些人来说,理解、接受并表达自己是跨性别者的过程是一段充满挑战的旅程。”

“听克里斯讲述他的转变、真实,以及重塑自己品牌的过程是鼓舞人心和引人入胜的,”本杰明·詹尼(Benjamin Janey)说,他是纪念馆/洛厄尔霍尔综合大楼的制作服务协调员。杰奎琳将接受和参与跨性别者制度化的经历同样令人鼓舞。我希望看到更多的机构(包括教育机构和企业)接受多样化的观点和经验,帮助我们的社区变得尽可能强大。”

FAS财务办公室预算运营经理希瑟?麦考密克(Heather McCormick)在评论这场讨论时说,“两位演讲者都很鼓舞人心,成功地在哈佛开启了一场关于跨性别者融入的重要对话。人们对跨性别者的定义有很多困惑,这可能是让人们真正接受的障碍。

她说:“直接听到克里斯的故事,突显出我对跨性别群体面临的问题有多么不了解,我很感激有这个机会在这个问题上受到更多的教育和了解。”

保存

保存

保存

保存

保存

保存

http://petbyus.com/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