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全球问题人性化把全球问题人性化就像一条离开战区的鱼

萨曼莎·鲍尔(Samantha Power) 1979年随家人从爱尔兰搬到美国时还是个孩子。从那以后,她一直担任波斯尼亚战争记者、国家安全官员、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和学者。在她新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教育,”安娜·林德的全球领导力的实践与公共政策教授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和威廉·d·扎贝尔教授61年在哈佛大学法学院人权记录了她生命的并发症,工作,和时间。她最近在接受《公报》采访时谈到了努力改变现状的重要性。

Q&

萨曼莎鲍威尔

宪报:有可能在政府中茁壮成长,同时仍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吗?

力量:是的。我想很多人进入政府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周围的环境。对我来说,理想主义就是想要做出积极的改变。所以如果你不喜欢我们的地球正在变暖的事实,如果你don’t像经济上的不平等在我们的社会中,如果你不喜欢看到女性工作代表世界各地的人权被关押,政府是一个地方你可以试着改变。面对现状,会有一系列令人沮丧的沉重引力,但至少我的经验表明,具有弹性气质和严谨性格的人,或许再加上一点固执,就能产生深远的影响。

宪报:那新闻业呢?你作为战地记者的经历是否让你对报道能成为积极改变的工具充满希望?

权力:人们无法改变他们不知道的,也无法改变他们不关心的。因此,从远古时代起,记者们所做的就是架起一座桥梁,将生活在远方的个人的生活经历与读者、观众以及其他过着非常、非常不同生活的人之间的距离连接起来。我认为,在事实和真相受到前所未有的攻击之际,记者们今天继续为我们的民主制度做绝对必要的工作,继续让人们负起责任,继续以事实为约束,继续致力于追求真相。因此,我认为记者可以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宪报:为什么让人们关心遥远的事件如此困难,甚至种族灭绝?

力量:我希望这本书是显示的价值关怀,这不是浪费感情,看到人们的个人尊严远或近距离的人最终看到我们社会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是在一个更有效率和人道的方向。我的前提是,那些在遥远地方经历巨大困难的人在某种意义上与我们有联系。例如,在西非有埃博拉疫情的地方,有人可以坐上飞机,把它带到我们自己的社区。我们之所以联系在一起,是因为当有人在中国农村烧煤时,就像有人在自家附近烧煤一样,会对我们的地球产生影响。这并不意味着我呼吁任何人为远方的人们的生活赋予特权,而不是为他们自己所爱的人的生活赋予特权,但我认为,认识到我们常常有着共同的命运,这对我们照顾自己所爱的人也是至关重要的。

宪报:你谈到了“永不再犯”这一说法与我们在防止种族灭绝方面常常无所作为的现实之间的鸿沟。差距在缩小吗?

权力:我在书中讲述的一个故事是关于巴拉克·奥巴马总统采取的措施,优先考虑防止暴行的事业。这正是我在2002年出版的《来自地狱的问题》(A Problem From Hell)一书中提出的观点。“我从来没有说过武力是对远方发生的种族灭绝的必要反应。事实上,在我在那本书中讨论的大多数情况下,我说的是非军事反应,它们本可以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奥巴马总统提出了这个问题,他确保我们打开工具箱,部署外交、经济、多边的联合国维和工具,希望有所作为。我认为这是“永不再犯”这一想法的具体体现。“当然,不幸的是,我们面临的危机之一是叙利亚。在那里,我们动用了所有缺乏军事力量的手段,然而暴行仍在继续。但我认为,如何防止大规模暴行成为焦点问题,这一点非常重要。

宪报:你的书谈到了“尊严作为一种历史力量的重要性”。“你能解释一下吗?”

权力:例如,突尼斯一名水果小贩的尊严遭到侵犯,那种羞辱感、他周围的腐败,以及他没有被视为一个人的事实,导致他自焚的方式让我非常震惊。事实上,这一单一法案最终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引发了连锁反应,部分原因是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感觉——那些管理政府的肥猫们并没有为他们公民的尊严着想。如果你看看我们的国家,看看那些因为自动化而失去工作的人们。我们的政策不仅需要看到失业,还需要看到这种经历是什么样子的,从能够供养你的家庭,到有那种被认可的感觉,然后所有这些都从你的身份中剥离。这并没有给你一个现成的政策处方,告诉你如何处理自动化或工作转换,但它再次提醒你,当我们严重的两极分化阻碍我们制定必要的政策时,人类正处于危险之中。我们忽视了尊严的丧失所带来的毁灭性痛苦,这是我们的危险。

宪报:你是否担心越来越少的人热衷于公共服务?

鲍尔:我确实担心,这也是我决定写一本回忆录而不是一本关于外交政策或人权的书的原因之一。现在政治僵局和愤怒和分裂的政治生活是非常讨厌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事实,你必须筹集这么多钱竞选公职,或当你进入公民或外国服务现在你在攻击美国总统的所有这些因素都在反对吸引年轻人和年轻的心的人进入这个企业。我希望我的书能揭示幕后发生了什么,它展示了你所能拥有的巨大的使命感和意义。它确实试图使企业人性化,并明确地表明,为什么我认为这是我迄今为止职业生涯中最充实的一章。

宪报:在你一生中所面对的众多挑战中,回忆录的写作如何排名?

权力:我发现找到合适的声音非常具有挑战性,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我觉得自己应该写一本回忆录,而是要表明我在探索自己的旅程,为自己以及任何可能拿起这本书的人寻找见解。我真的想让它尽可能的触手可及,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为了确保我的语调正确,我只是在讲一个引人入胜的快节奏的故事,这样人们就会想要继续读下去,我发现要想讲对非常具有挑战性。

宪报:是什么激励你把这么多的个人生活带入这本书?

力量:这可能是出于许多与学生对话的时间因为我离开政府,地方我已经真的被他们感动了时事,他们想参与,但多少多少怀疑他们是否可以做一个不同的世界,感觉这搞砸了。当他们看着我的时候,我被他们如何把我看作是我职业生涯不同阶段的总和所震撼——所以我是一名作家、教授和大使。这看起来很可怕,但就其实际情况而言,它的实现并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认为,我越能开辟自己的人生旅程,让它与人生早期阶段的人更有共鸣,我就越觉得,这本书会让一些人相信,他们也可以发挥作用。

《公报》:你书中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是,弄清何时以及如何部署美国的力量是一项挑战。你现在有指导公式吗?

权力:我一直相信军事力量是美国权力的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工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波斯湾战争和波斯尼亚战争中,美国曾多次证明使用军事力量是必要的,并使可怕的局势得到改善。但也有很多反例,尤其是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现在,军队过度扩张,而这种负担实际上是由我们人口中非常小的一部分人承担的——我们的军人家庭和在世界上40%的国家以某种形式站在前线的士兵。这是不可持续的。我唯一的一般原则是,(军事力量)是一种极其生硬的工具。它很少首先处理引起冲突的根本结构问题。但在某些情况下,收益大于成本。

采访的长度和清晰度都经过了编辑。

相关

Samantha Power interviewing Bosnian military

就像一条离开战区的鱼

在她刚刚出版的回忆录的摘录中,萨曼莎·鲍尔回忆了她从巴尔干半岛战争记者到法学院学生的经历——她一路跌跌撞撞

After eight years in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former U.N. Ambassador Samantha Power returns to Harvard. She talks to the Gazette about her time in the White House and reflects on being a civilian observer in the Trump era.

萨曼莎·鲍尔:她后视镜里的世界

前联合国大使、现返回哈佛大学的她回顾了8年来帮助制定美国外交政策的经历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09/the-importance-of-trying-to-make-a-difference-according-to-samantha-power/

http://petbyus.com/13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