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每一个孩子解放每一个孩子弹劾之路?在弹劾的路上?

因反对童工和剥削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凯拉什萨蒂亚尔希(Kailash Satyarthi)说,他作为一名儿童权利活动家的使命从他小时候就开始了。

上学的第一天,萨蒂亚尔希看到另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没有去上课,而是去擦鞋。有一天,他鼓起勇气问男孩的父亲,一个皮匠,为什么不送他去上学。这个答案在萨蒂亚尔希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他告诉我,‘你生来就该上学,我们生来就该工作,’”他在纽约接受电话采访时回忆道。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打击,”出生于一个高种姓印度家庭的萨蒂亚尔希说。“我哭了起来,因为我对种姓制度、等级制度以及与之相关的歧视一无所知。但我开始用不同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我开始质疑它,因为它不对。”

萨蒂亚尔希把他的感情付诸行动。11岁时,他就开始收集旧书,并为贫困儿童创建了一个图书银行。他与朋友和同事进行的第一次救援行动是解救一名14岁的女孩,这名女孩被绑架,即将被卖到妓院。成年后,他曾考虑创办慈善机构或孤儿院,但后来却成立了一个捍卫儿童权利的组织,名为“拯救儿童运动”(Save Childhood Movement),旨在结束保税劳工、童工和人口贩运,并倡导让所有儿童接受教育。

2014年,他和当时十几岁的巴基斯坦活动人士马拉拉?尤萨法扎伊(Malala Yousafzai)一起获得诺贝尔奖,“因为他们反对压迫儿童和年轻人,为了所有儿童受教育的权利而斗争”。

周五,现年65岁的萨蒂亚尔希将在校观看一部关于他的生活和使命的纪录片《自由的代价》(The Price of Free)。这部纪录片在圣丹斯电影节(Sundance Film Festival)上获得了2018年美国纪录片评审团大奖(Grand Jury Prize)。下午4点,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和文学院将在桑德斯剧院举行的一场活动中播放这段节选科学。FAS院长米歇尔·威廉姆斯(Michelle Williams)将作介绍性发言。放映之后,将与萨蒂亚尔希进行讨论。

作为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的崇拜者,萨蒂亚尔希在上世纪80年代放弃了电气工程师的职业生涯,放弃了他的高种姓姓氏夏尔马(Sharma),改用萨蒂亚尔希,意思是“寻求真理”。他也开始为自己的事业全职工作。

通过他的组织,萨蒂亚尔希解救了8万多名在危险的救援行动中被迫劳动的儿童。他的组织中有两名成员被杀害,一名被枪杀,另一名被犯罪团伙殴打致死,这些犯罪团伙与利用被奴役的儿童作为劳工的公司有关。萨蒂亚尔希本人也遭受了袭击。

“他们想要消灭我,粉碎我的组织,因为他们觉得我们的工作对他们构成了威胁,”他说。“但他们才是处于危险之中的人。他们越来越弱,我们的运动越来越强大。”

由于拯救儿童运动的倡导,1986年印度政府通过了《童工法》,禁止雇佣14岁以下的儿童从事危险工作。1998年,萨蒂亚尔希在全球103个国家领导了一场反对童工的游行,一年后,国际劳工组织(劳工组织)通过了第182号公约,其中规定禁止并立即采取行动消除最恶劣的童工形式。

萨蒂亚尔希说:“这项工作远没有结束。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全世界仍有1.52亿儿童被迫劳动。

萨蒂亚尔希说:“我们希望看到大学成为这项事业的有力捍卫者。“我的人生使命是地球上的每一个孩子都是自由的;自由地走到学校,自由地笑,自由地玩。当每个孩子都能自由的做孩子的时候,我的梦想才会实现。”

门票是免费的,但必须买票。门票可以在哈佛的售票处买到。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09/nobel-laureate-childrens-rights-activist-kailash-satyarthi-comes-to-harvard/

http://petbyus.com/14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