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骨盒起死回生让骨盒起死回生的力量和基因编辑的陷阱

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简称HMS)的学生过去能够像图书馆用户借书一样查阅一组人类骨骼。所谓的“骨盒计划”从19世纪末一直持续到20世纪中期,旨在帮助学生在家学习解剖学。

现在,医学院康特威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正在用21世纪的新花样重新启动这一计划。他们计划用3D打印技术制作出新的人骨和头骨复制品,并将其装进盒子里。

多米尼克·霍尔(Dominic Hall)是康特威图书馆(Countway Library)沃伦解剖博物馆(Warren Museum)的馆长,安妮·哈林顿(Anne Harrington)是哈佛大学弗兰克林·l·福特(Franklin L. Ford)科学史教授。这两人制定了一项计划,他们认为该计划解决了破坏原计划的顾虑。

哈佛大学图书馆副馆长克莱尔·德马科(Claire Demarco)说:“这个项目在最初的时候非常有价值,现在可能变得更有用了。”德马科的数字战略与创新办公室(Office of Digital Strategies and Innovation)在2018年向这个项目授予了李s.t.创新基金(S.T. Lee Innovation Grant)。Lee倡议旨在激发促进图书馆藏书的创造性努力。

霍尔和哈林顿用拨款买了一台3D打印机,这使康特威图书馆的藏书得到了更广泛的利用。图书馆里有一个解剖博物馆,希望永久保存罕见的解剖标本,但作为图书馆系统的一部分,它也有教育的使命。创建稀有标本的3D模型使博物馆能够保护原始标本,同时仍允许Countway的特殊收藏作为教学工具。

骨盒计划的历史是传奇的。1881年,由医学院教授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Sr.)——同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之父——发起的这项行动,为数十年的医生提供了宝贵的机会,让他们能够在课堂之外研究人体骨骼。该项目最终被关闭,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围绕着真正的人类遗骸传播的伦理问题。

首先,在19世纪,许多收藏者在收集他们的遗体之前并没有征得人们的同意。有时是从个人或公司购买的;在一些案例中,他们被从墓地偷走。霍尔说,尽管Countway图书馆现在拥有这些藏品,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在没有提供适当的背景资料的情况下使用它们是合乎道德的。

德马科补充说,即使一个人把自己的身体捐献给了科学,也不一定意味着他们想要自己的身体被复制。

霍尔和哈林顿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将这些担忧最小化的方法,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Countway的解剖学收藏中已经众所周知的例子上。这些新盒子还将包括原始资料的复制品,比如解释这些骨头在当时医学研究中用途的手稿。

两人的合作始于3D打印菲尼亚斯·盖奇(Phineas Gage)的头骨,这位19世纪的男子因头部被铁棒刺穿而幸免于难。他们选择盖奇的头骨是因为它的教学价值,尤其是在神经解剖学和医学史领域,但也因为盖奇的大量现有的公共信息使复制他的头骨感觉不那么有侵略性。事实上,他的头骨CT扫描可以在网上公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下载3D模型。

,

除了骨盒之外,还将包括约翰·加斯帕尔·斯普茨海姆(Johann Gaspar Spurzheim)的头骨复制品。斯普茨海姆是颅相学(phrenology)的主要倡导者。颅相学是一门如今已失信于人的神经科学,其研究重点是研究头骨的形状,以此来预测人的心理特征。1832年,斯普茨海姆死于波士顿,并进行了公开尸检。这位大脑研究人员的头骨明显大于平均值,并在20世纪被用作颅相学的一个案例研究。

霍尔说:“骨盒主要是用来装东西的。“这里收藏着人类的遗骸……教育对你的生存至关重要。否则,这只是一个你永远不会分享的奇怪部落,这在道德上是不负责任的。”

哈林顿和霍尔希望最终能在哈佛图书馆系统内开始分发3d打印的骨盒——这是对福尔摩斯想象力的现代重塑。

相关的

Phineas Gage’s skull, along with the tamping iron that bore through it, are two of the approximately 15,000 artifacts and case objects conserved at the Warren Anatomical Museum, which is a part of the Center for the History of Medicine in Harvard’s Francis A. Countway Library of Medicine.

大脑的课程:菲尼亚斯·盖奇的故事

1848年,一根铁棒刺穿了他的大脑,他的病例为创伤和康复提供了新的见解

A skull from the excavation of the Philistine cemetery by the Leon Levy Expedition to Ashkelon.

出土的骨头给非利士人带来了生机

哈佛支持的球队来之不易的突破

Valentina Di Santo

海洋酸化的影响

研究描述了它对鱼骨骼的负面影响

The heart-on-a-chip is made entirely using multimaterial 3-D printing in a single automated procedure, integrating six custom printing inks at micrometer resolution.

第一个完全3d打印的芯片心脏

技术为更复杂、可定制的设备铺平了道路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s://news.harvard.edu/gazette/story/2019/10/3d-printing-revives-skeletal-study-program-at-countway/

http://petbyus.com/17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