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aste of dangerA taste of dangerNew hope in regenerative medicineNew hope in regenerative medicine

斯蒂芬妮·凯登(Stephanie Kayden)实事求是地说:“从尖叫声中,我认为他们只是把某人炸死了。”

不远处,在新英格兰早春时节依然光秃秃的树林里,一个男人在尖叫,他的腿被地雷炸掉了。尽管他很痛苦,在附近难民的敦促下,红十字会反应小组的成员不愿进入他所在的雷区。

最后,这名男子的一名同伴把他[……]

继续阅读

Collecting stories from afar: undergraduate book collecting prize winners announcedStudents raise malaria awareness with flash mobs

哈佛大学二年级学生怀尔德·伍恩斯(Wilder Wohns)在华盛顿州塔科马(Tacoma)长大。卧室里有个地球仪
2,是他哥哥传下来的。对他来说,这里最引人注目的位置是一个从东欧一直延伸到太平洋的国家:那片被称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广袤土地。

伍恩斯对亚洲的兴趣导致了他对俄罗斯和前苏联的迷[……]

继续阅读

HSPH goes Hollywood with “Fed Up” film screeningHarvard’s Tom Lucey receives award for work with children, families

“美国有60万种食品。据2014年4月23日在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Kresge G3放映的新电影《受够了》称。这场独家的高级放映活动是由“让我们谈谈食物”(Let’s Talk About Food)和“剁斩”(ChopChop)共同主办的。“剁斩”是一个致力于改变我们吃饭、谈论和思考食物的方式的组[……]

继续阅读

Bridging science and religionBridging science and religionA decade of breakthroughsA decade of breakthroughs

这是一系列哈佛优秀毕业生简介中的一篇。

谢莉·布朗(Shelley Brown)正朝着尖端干细胞研究的方向迈进。她说,2010年的一天,她遇到了神。

“有东西在动,我想我一定是不小心撞到了皮氏培养皿,”布朗说。“当我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时,我意识到细胞在跳动。它们自发分化成电偶联的跳动的心脏细胞。那时[……]

继续阅读

Natural hormone molds leaner bodies in miceNatural hormone molds leaner bodies in miceBridging science and religionBridging science and religion

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下属主要教学机构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的科学家们报告称,一种通过体育锻炼和接触寒冷而增加的天然激素可以改善小鼠的血糖控制、抑制炎症,并燃烧脂肪,塑造更瘦的身体。

这种被称为类陨石蛋白([……]

继续阅读

Wallace MacCaffreySerafín Moralejo

华莱士·麦卡弗里,弗朗西斯·李·希金森历史学名誉教授,1968年在哈佛开始了他22年的职业生涯。在1972-1974年和1979-1982年期间,他两度担任系主任。随着学生、教师和管理人员之间的关系慢慢发生变化,麦卡弗里得到了所有人的信任。他性格开朗、友好,对哈佛大学十分忠诚。

这种忠诚是他毕业后努[……]

继续阅读

Talking the talk on vaccinesYoung adults report better health following Affordable Care Act

最近的疾病爆发可以追溯到故意未接种疫苗的美国人,而反疫苗情绪是一个严重的健康问题。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传染病专家巴里•布鲁姆认为,卫生保健提供者需要更好的策略——以确凿的证据为基础——向犹豫不决、心存怀疑的家长宣传接种疫苗的重要性。

为什么研究如何最好地与不愿接种疫苗的父母沟通如此重要?难道卫生保[……]

继续阅读

Early experiments in catching the eyeEarly experiments in catching the eyeThe genesis of geniusThe genesis of genius

如果你从未听说过马萨索伊特的清漆作品或B.T.巴比特最好的肥皂,你就不会受到指责。如果你忘记了在19世纪末,只需花50美分,你就可以从波士顿Tremont St. 7号的纽约牙科公司购买一种无痛拔牙设备,那你就放心了。

然而,如果这个月的某个时候,你没有看到“美国广告的艺术”(The Art of[……]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