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 the Arboretum, a scientific swerveAt the Arboretum, a scientific swerveProgress against acute myeloid leukemiaProgress against acute myeloid leukemia

如果你看,你会发现
5什么的。

几年前,汉娜·苏里埃(Hannah Zurier)就一个研究项目找到了系统植物学的格雷教授唐纳德·费斯特(Donald Pfister),从中吸取了教训。

苏利埃热爱科学,对烹饪也很感兴趣。她想知道当时担任哈佛大学(Harvard College)临时院长的真菌生物学专家菲斯特(Pfister)是否会帮助她开发一个项目,通过探索著名的白松露真菌,将两者结合起来。

但苏利埃没有找到吃的东西,而是发现了一些以前没人见过的东西——一种相关但神秘的物种的松露。苏里埃在博士后罗珊·希利的指导下,首次向科学杂志全面描述了这种真菌,并以其发现地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Arnold Arboretum)的名字为它起了个名字——“阿诺德块茎”(Tuber arnoldianum)。

研究人员在13棵松露树中发现了4棵松露,证明这种新的松露原产于当地,而且相对常见。这对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在他们采集的树木样本中,阿尔诺达乌姆线虫(T. arnoldianum)是占主导地位的物种,而不是害羞和孤僻。今年6月发表在《菌根》(Mycorrhiza)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对这种细菌进行了描述,称其为“侵略性的殖民者”。

苏利埃说:“发现这种到处都有但以前没有人发现过的物种真的很酷。”“这个夏天刚开始时,我只吃了一块松露,结果却做了一个完全不同的项目。这就是科学的运作方式。”

即使是一种具有侵略性的真菌也很难被注意到。松露与树根共生,将松露真菌从土壤中吸收的营养物质转化为树木提供的碳水化合物。

此外,与所有的土壤真菌一样,真菌的主体并不是松露本身。松露是科学家们所称的“子实体”——相当于苹果树上的一个苹果——它来了又走,而真菌的主体,由一种叫做菌丝的微小丝网组成,像苹果树一样一年四季都在生长。

松露的地下性质不仅让它们难以被发现,还帮助它们创造了珍贵的味道和气味,这对猪等动物很有吸引力,它们曾在南欧猎杀烹饪松露。从松露的角度来看,让动物把松露挖出来并传播孢子是有利的。

菲斯特指派苏里埃与希利合作,希利当时正在植物园里寻找白松露,这是最珍贵、最昂贵的烹饪松露。2½磅白松露在2010年销售超过400000美元。

希利一直在追踪在植物园和哈佛森林的土壤比较中发现的白松露DNA。由于白松露原产于欧洲,很难在其他地方种植,希利想要了解更多关于这种DNA的信息,这种DNA是在植物园的一棵本地红橡树上发现的,它可能来自哪里。她重点研究了1921年以前从欧洲进口的一组植物园树木。1921年之前,美国政府为了遏制进口的病虫害,禁止进口带有泥土的树木。

研究发现了8种松露,包括新的一种。尽管研究人员是第一个发现这种新的松露菌子实体的人,但此前曾有迹象表明它的存在。它的DNA是在一个环境土壤筛检中检测到的,但没有更多的证据可以完全描述它,因此被称为“块茎类46”。“这就留给了苏利埃和希利去做艰苦的描述工作。

“我们将进行系统发育,”费斯特在谈到仅通过在环境中发现的DNA检测到的物种时说,“但我们根本不知道它长什么样。”

Pfister说,该项目提供了几个经验教训。一是研究可以成为哈佛大学本科经历中有价值的一部分。他说,虽然苏里埃有机会描述一个新物种是不寻常的,但学生们可以在他们感兴趣的学科上获得有益的经验,而且他们不必仅仅局限于课堂或准备一篇高级荣誉论文。

费斯特说:“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主动出击,找到一个能吸引他们眼球和热情的项目。”“更重要的是找到你想要研究的东西。忘掉它最终是否会成为一篇论文和一个优等成绩吧。”

另一个教训是环境采样的价值,近年来,随着DNA技术的进步,环境采样成为可能。今天的科学家们不是一次只针对一个物种进行采样,而是对环境本身进行采样(这里指的是树木周围的土壤),提取与之相关的所有DNA,然后确定有多少不同的物种在那里活动。

2014年夏天到那年秋天,苏利埃一直在为这个项目工作。她说,她特别喜欢这个项目的“寻宝”部分,在树上寻找松露真菌。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花了更多的时间在实验室里,仔细检查新松露真菌的不同部分,从松露的身体本身到菌丝,再到松露散播的带有酒窝和尖刺的小孢子。

苏里埃说,该项目的另一个好处是在牙买加平原开发了占地281英亩的植物园。

“我要看看它有多棒。真的很漂亮。”

http://petbyus.com/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