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down ‘Bad’Breaking down ‘Bad’Family ties with a Disney twistFamily ties with a Disney twist

剧透警告:沃尔特·怀特可能还活着。

没错——《绝命毒师》(Breaking Bad)的编剧文斯·吉利根(Vince Gilligan)在去年秋季大结局的时候,甚至对布莱恩·克兰斯顿(Bryan Cranston)饰演的反英雄文斯·吉利根的命运都没有把握。

“一切都摆在桌面上,”吉利根周四对法卡斯音乐厅的观众说。事实证明,这段对话很有启发性,但也让数百名粉丝感到紧张。

但观众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吉利根就和哈佛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分手了。福斯特承认,和其他观众一样,在Netflix上“狂看”了这部剧之后,吉利根成了这部剧的超级粉丝。

她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荒谬的前提从何而来?”

吉利根咯咯笑了。

这位弗吉尼亚州里士满人解释说,这个想法是在《x档案》的另一位作者打来的电话中产生的。节目结束后,吉利根说:“他开玩笑说我们应该买辆房车,开个冰毒实验室。他说,这个想法就是那些灵光一闪的时刻之一。”“我快40岁了,我们是一对相貌平平的守法公民”,这个想法为这个角色“有点像我,除了有化学和科学知识”奠定了基础。

这个角色原来是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的一位温顺的化学老师怀特(White)在艾伦·保罗(Aaron Paul)饰演的前学生杰西·平克曼(Jesse Pinkman)的帮助下,他开始烹饪一种纯正的甲基苯丙胺。

“我知道这部剧的核心内容是什么,”吉利根说。“我想创作一部主角蜕变成反派的电视剧。从历史上看,你不会在电视上看到这种情况。”

浮士德在采访中补充了一些该剧的场景,其中包括第二季的第12集,怀特让平克曼的女友简(Jane)在吸食海洛因和冰毒的刺激下窒息而死,而不是去救她。

“这一次,制片公司认为杀死杰西的女朋友太快把沃尔特变成了疤面煞友,”吉利根说。

吉利根在谈话中赞扬了他的作家同行。他告诉浮士德,退出写作过程实际上是一种喜悦和解脱。浮士德指出,他对象征主义和细节(或“粒度”)的细致关注,一直到选择角色的鞋子。

“我更微观,而不是宏观,”他说。“所有那些制作的东西都比写作更有趣。”

这种粒度在整个演出过程中点亮了博客圈。吉利根说:“颜色很重要,换衣服也很重要。他说,随着剧集的进展,“杰西的层次感开始消失”,当杰西仍然欣赏怀特时,他剃掉的头发模仿了怀特因化疗导致的秃顶。

其他的启示吗?

第二季的预告片描述了一些奇怪的、灾难性的场景,这些场景与阿尔伯克基上空的飞机失事有关。但是吉利根说,那一季的四集标题是关于飞机命运的线索:“737”、“Down”、“Over”、“ABQ”。

哦,杰西一开始是注定要失败的。

吉利根说:“我的普遍想法是,我们应该除掉杰西——他会以某种可怕的方式死去。”“很快我就知道我们不可能想要杀死这个家伙。”

吉利根告诉观众,他最喜欢的一集是《苍蝇》,他说观众要么喜欢,要么讨厌。这一集主要讲述了怀特和平克曼在一个地下实验室里的故事,怀特一时发疯,试图杀死一只污染了他们工作环境的苍蝇。

吉利根称这是一集“瓶子情节”,“因为我们的预算严重超支”,他说在一个地方拍摄节省了很多钱,而且这个动作由莱恩·约翰逊(Rian Johnson)出色地导演。

在回答观众关于他的生活和艺术之间关系的问题时,吉利根承认,和怀特一样,“我并不像我看起来那么好。”

“当我更快乐的时候,我变得更好。我想每个人都有黑暗的一面,但我不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人。”“我确实会问自己一些事情,比如为什么我年轻时从不背包穿越欧洲……沃尔特·怀特(Walter White)做过可怕的事情,他做这些事情是出于恐惧。”他说,在患癌症之前,我什么都担心。他说,得了癌症后,“我睡得像个婴儿。我不想得癌症,但我想消除恐惧。”

看过《绝命毒师》的人都知道,怀特的恐惧确实消失了,杰西也获救了。

“我们讨论了所有可能的结局,”吉利根说。“有一个版本,每个人都会死;有一个版本没有人会死。我们甚至在几周之前都没有想好结局。”

吉利根目前正在制作一部衍生剧,主角是剧中狡猾但可爱的律师索尔·古德曼(Saul Goodman),名为《Better Call Saul》。

“我们试着写小说,试着把自己写进无法逃避的角落,”吉利根说。“我喜欢这部剧现在属于你们这些人,人们用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来诠释它。”

http://petbyus.com/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