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racing varieties of religious experienceEmbracing varieties of religious experienceLife Lab builds on cross-disciplinary approachLife Lab builds on cross-disciplinary approach

1816年,当哈佛神学院(HDS)成立时,其创始人的目标是确保“对严肃、公正和公正地调查基督教真理给予每一种鼓励。”

200年后,HDS扩展了它的使命。从伊斯兰教到佛教,再到非附属机构,这所学校代表了30多个传统,已经成为超越基督教的真正的宗教马赛克。

为了追踪该学院过去两个世纪的发展,《公报》采访了院长戴维·n·亨普顿(David N. Hempton)、福音派神学研究的阿朗佐·l·麦克唐纳(Alonzo L. McDonald)家族教授和神学教授约翰·洛德·奥布赖恩(John Lord O’brian)。亨普顿出生于贝尔法斯特,是一位宗教社会历史学家。他还谈到了该校首批和近期的毕业生、世界宗教格局的变化,以及宗教素养在缔造和平中的作用。

宪报:谁是学校的第一批毕业生?

亨普顿:早年的毕业生大多是牧师和宗教领袖,但也有很多人成为了教师、大学校长、编辑、作家、政治家和外交官。他们中的许多人参与了慈善事业、扶贫、庇护改革,还参加了废奴运动。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我们那个时期的许多毕业生都取得了显著的成就,他们被收录进了《美国传记词典》。

宪报:与过去几年的毕业生相比,这些早期毕业生的表现如何?

亨普顿:就像早期的课程一样,我们最近的毕业生大多成为了教育、宗教和专业的领导者,而有些人则成为了作家、编辑和艺术家。他们上研究生院,经营非政府组织,并参与世界各地的慈善事业。作为一名历史学家,我发现有趣的是,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仍有一些线索在继续。我们仍然是一个进步的机构,参与社会活动,关注意义和目的的问题。我们仍然是一所不分宗派的神学院,我们仍然拥有全国最强的教育部教育项目之一,但我们也是顶尖的宗教博士培养学校之一,我们为各种领导角色培养具有宗教素养的专业人士。

宪报:那学校作为一个机构呢?200多年来它是如何演变的?

亨普顿:早期的神学院规模很小,这一点很值得注意。在19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班级规模很少超过20名学生,现在我们每年毕业100多名。那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当然是男性,白人,更像是一个自由的新教传统。现在这所学校有400名学生,其中一半是女性,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少数民族。该校有大量国际学生,有30多个宗教传统。所以这所学校更大,更多样化,更能代表更广泛的人群,而且已经成为多宗教的学校。

宪报:神学院在当今世界的角色是什么?为什么研究宗教很重要?

亨普顿:有一个历史的论点。不了解宗教就不可能了解过去的文明。宗教是文明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也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生活经历、信仰和实践。那为什么不重要呢?同时,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复杂的世界秩序,作为全球化进程和人口迁移的一部分,这个世界的宗教将日益多元化。我们要教育人们宗教文化在最好的意义上的,因为我们需要人理解如何处理更大的多元化,领导者了解多个宗教传统,不仅仅在一个代数方法,在某种意义上的符号和公式,但随着深深的同情和理解这些传统是什么,为什么他们住,动态,life-shaping。

宪报:有些人仍然认为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会发生文明冲突。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亨普顿:我在北爱尔兰长大,我开始意识到,对“他人”建立“本质化”的刻板印象是多么危险,以及一些人如何能将他人的信仰和行为平平化,以适应他们对他人的先入之见。在我们学校,我们想让我们的学生注意到,看到宗教被预先设定了一套固定的类别是非常危险的,在美国也是如此,那里有不可接受的伊斯兰恐惧症。消除基于无知的刻板印象的最好方法是教育和建立关系,并把人们聚集在一起。所有的宗教传统都是我们在生活中看到的崇高事物的源泉——意义、爱、同情、宽恕、慷慨和好客。在学校,作为我们的宗教和和平倡议实践的一部分,我们想探索不同的宗教传统以及它们对缔造和平可能作出的贡献。

宪报:世界正变得越来越世俗。这说明了宗教在21世纪的作用是什么?

亨普顿:宗教仍然是人们生活的主要组织原则,尤其是在世界上较世俗的地区之外。它不仅在身份认同方面,而且在宗教如何与政治、经济、国际关系等其他框架相交叉方面,都是世界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2012年对全球宗教状况的一项调查发现,全球84%的人口认同一个宗教团体。确实,与宗教无关的所谓“无”正在增长。这是目前美国增长最快的类别,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也在增长。专家预测,到2050年,美国大约66%的人口将是某种基督教,另外25%将脱离基督教,剩下的人口将由穆斯林、佛教徒和其他宗教传统组成。

宪报:你是历史学家。是什么激发了你对宗教的兴趣?

亨普顿:我在贝尔法斯特长大,上世纪70年代“麻烦”爆发时在那里上的大学。我生长在一个经常去教堂的家庭;我母亲是个虔诚的教徒,对她的孩子也抱有同样的期望。所以我看到了宗教是如何成为善与恶的源泉。在我自己的家庭里,宗教似乎是一种善良、正直、同情和责任感的力量。但住在北爱尔兰,我也看到了宗教如何成为冲突、分裂和暴力的根源,以及它如何与其他类别相交叉,比如国家认同、政治观点、获得资源的经济途径、法律面前的平等和就业歧视。无论人们是否经常去教堂,宗教标签都是有意义的。我观察宗教,我看到它的各种表达方式是如何分裂的,但我也把它看作是巨大的精神资源、价值观和意义、睦邻友好和人类同情心的源泉。

宪报:再过100年,你认为宗教会在人们的生活中扮演什么角色?

亨普顿:历史学家不是先知,但我能想到的最好答案是,宗教将继续成为人们生活中一个主要的组织原则。皮尤中心的预测指出,到2050年,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将自称为基督徒,伊斯兰教将成为美国第二大宗教。欧洲预计将有10%的人是穆斯林,而全世界十分之四的基督徒将是非洲人。至于学校,我们喜欢把自己想象成具有启发性、服务性和参与性的,我们需要考虑100年后我们将服务于什么样的社区,因为宗教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正在发生变化。我们必须思考为什么这么多主流的新教教堂和神学院关闭。由于拉美裔和拉丁裔的涌入,天主教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伊斯兰教将如何发展?美国将以何种方式成为一个宗教多元化程度更高、没有任何宗教传统但仍对灵性感兴趣的人更多的社会?在这个200岁生日的时刻,我们回顾了自己从何而来,展望了未来。我们更多元,更笃信多种宗教,但我们也对神职人员的组建感兴趣,对宗教作为一种严肃的学术追求和生活实践感兴趣。在1816年或1916年坐在我现在的位置上的人都没有想到神学院会变成现在这样。学校所经历的许多变化都是由学生推动的,而且这种变化还将继续下去。2116年的一些院长会回顾上个世纪,心想:“要是他们知道就好了!”

采访经过编辑,内容清晰,篇幅较长。

http://petbyus.com/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