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loring religion, building a life of serviceExploring religion, building a life of serviceA college, 98 feet longA college, 98 feet long

这是一系列哈佛优秀毕业生简介中的一篇。

海莉·科廷18岁时用她的头和双手为她有意义的人生打下了基础。首先对她有意义。

科廷从位于马萨诸塞州沃尔瑟姆的家中通勤到哈佛大学。作为一个木匠的女儿,她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课外的建筑工作上,以支付大学学费。在课堂上,宗教研究为她的学术研究提供了深远的关联。恰当地说,她把自己在宗教方面的研究看作是自己工具箱里的一件附属品。

“这个学位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工具,也是一份礼物,希望它能让我在未来带来更大的改变,”22岁的科廷说。明年她将通过美国服务队的一个服务项目在南达科他州松树岭保留地的一所高中工作。“我对美国农村贫困人口的影响可能不仅仅是房屋修缮项目,尽管我很乐意这么做。”

在她刚进入哈佛大学的时候,科廷的道路并不清晰,因为她很难找到社会和学术团体。科廷是一名罗马天主教徒,她听从大二导师的建议,在大二春季和大三秋季休学,头六个月在拿撒勒农场(Nazareth Farm)度过。拿撒勒农场位于阿巴拉契亚(Appalachia)的乡村,是一个以信仰为基础的西弗吉尼亚州服务社区。在距离手机服务20英里的地方,科廷与一些家庭没有自来水或地板的人一起工作。

“这是一个非常鲜明的对比,我在波士顿郊区长大,在哈佛读书,看到的是农村贫困的样子。这是一种文化冲击,但我真的爱上了它。”“我每周靠100美元的薪水生活,带着一小群居民帮助该州南部在毁灭性洪水中失去家园的家庭。”

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建立稳定的家庭,为她的教育方向带来了清晰的方向,科廷回到了哈佛,把她的注意力从环境科学和公共政策转向宗教,重点放在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上。

“在宗教学院的经历改变了我在哈佛的经历。它非常小,所以我有机会了解并与系里的许多其他学生建立了牢固的关系。而且,能够真正了解这些优秀的教授,并让他们成为导师和顾问,这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她说。

“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学习宗教也改变了我与成长环境的关系,”科廷说。“它教会了我感恩,但也教会了我批判。它让我有更多的方式来思考,为什么我会被天主教的某些部分所吸引,而其他部分却让我感到沮丧。”现在我有更多的方式来思考信仰和实践背后的理念。”

宗教研究委员会(Committee on the Study of Religion)本科生研究主任考特尼·比克尔·兰伯斯(Courtney Bickel Lamberth)表示,看着科廷成长让人充满活力。

“她非常热心,很容易和她谈论任何事情。她深受同龄人的喜爱,非常聪明,但并不迂腐。作为一名大四学生,她有着不同寻常的广泛而深刻的经历。”“她身上有一种非常微妙和谦逊的智慧,但它鼓舞人心。”

科廷在佩奇联合公司(Page Associates)工作,这是一家位于波士顿以外MetroWest地区的建筑和设计公司。“我喜欢运动,我真的很喜欢和我一起工作的人,”她说。“我想学习更多的技能,这样以后我就能做更多的家庭维修。我认为自给自足和有能力以这种方式帮助他人是有价值的。”

她还在哈佛女子冰球俱乐部(Harvard women’s ice hockey club)打球,并通过Evkids担任志愿者导师。她说,通勤(骑自行车一个小时)和自己交学费让她更加关注自己在哈佛的时光。

他说:“我感到参加100项活动的压力变小了。我真的必须选择什么是令人满意的,我想在校园里做什么,”科廷说。“它教会我珍惜每一件事——我和朋友们一起吃的饭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很容易不在这里,所以我尽量充分利用它,不是建立一个LinkedIn页面或人脉,而是深入投资于我与同学和教授的关系。”

http://petbyus.com/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