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man finds his footingFreshman finds his footingNew faculty members excited to share, and build, knowledgeNew faculty members excited to share, and build, knowledge

我必须承认,我不太确定从哪里开始。

一开始一切都很模糊,我和我的家人一起收拾货车,从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出发,经过令人痛苦的长途跋涉,一路上吃着非常非常不健康的快餐。但后来我们来到了剑桥,虽然它如此真切,但也如此超现实。

当我们到达泰尔大厅(今年我将住在那里)时,我首先看到的两张面孔是我的学监和同行顾问,他们的笑容至今仍未褪去。在他们帮我父母卸货的时候,大一系主任托马斯·丁曼(Thomas Dingman)和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漫不经心地走了过来,做了自我介绍——这是一个体贴的举动,为日后树立了一个令人放心的先例。

我和我的同学们遇到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有影响力的人,他们似乎都想从个人和支持的角度来了解我们。行政人员、教授、我在访问期间遇到的研究生,甚至《公报》的欢迎人员都向我们打招呼。同样令人惊讶的是,似乎无穷无尽的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做自我介绍,问我为什么穿西装。

快进到9月底,你会想,“一切都好吗?”我想有人会认为蜜月期——“哈佛营”——已经结束了,这是一个公平的评估。现在我有课和工作要做。

但是,取代那片粉色云彩的是我从宿舍社区感受到的无条件的爱;支持范围从今年的高年级学生扩大到2021届;与新生餐厅Annenberg Hall员工的日常对话;和迪安·丁曼(Dean Dingman)以及其他似乎非常了解我的管理人员之间那种随意的友好关系。

整个哈佛社区的努力让我觉得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对于那些计划上哈佛大学的人,我觉得有必要强调一点:你们不仅在这里受到欢迎,而且属于这里——如果你们来到这里需要什么,请告诉我。

在学术方面,课程到目前为止令人难以置信地令人满意,迷人而有风度——尤其是在研讨班上。

关于这些活动,人们常说哈佛有太多的选择。这是真的吗?确实有很多令人困惑的机会。从为《公报》(Gazette)或《独立报》(Independent)撰稿,到在哈佛政治联盟(Harvard Political Union)进行辩论,再到与政治学院(Institute of Politics)的同事们合作,我已经有很多事情可以担保,我真的很高兴能有这些机会。

如果我要解释我在这里作为一名大一新生的感受,我可能会说“不知所措”、“不知所措”、“迷恋”或“因为安纳伯格关门而感到饥饿”。但这些都不如“感激”这个词重要。这句话概括了我大一时的整个观点,虽然很简洁,但也非常准确。我意识到这是一个天赐良机,而不仅仅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我期待着充分利用它。

马尔科姆•杰米森•里德(Malcolm Jamieson Reid)对政府和政治很感兴趣,他将偶尔写一篇专栏,讲述自己在哈佛大学(Harvard College)大一时的经历。

http://petbyus.com/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