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stories keep him turning (and sniffing) the pageLife stories keep him turning (and sniffing) the page‘The Paintings of Yoshiaki Shimizu’‘The Paintings of Yoshiaki Shimizu’

这篇文章是关于人文学科在课堂内外的影响的系列文章的一部分。

在卢克·凯利的一生中,很少有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不涉及到一本书。

19岁的凯利在密西西比州帕斯卡古拉度过了大部分童年时光,在家里接受教育,包括不断地阅读,从《伊索寓言》到尤多拉·韦尔蒂的短篇小说。他还学习了钢琴,在一位老师的帮助下,他的世俗和魅力仍然与(偷来的)凯利对话。

“我‘永久借用’的那首乐谱是我有意识地收集的第一本书,”他说。我收集它不是为了练习,而是为了记住我从一个我非常想模仿的人身上学到的一切。如果你把它打开,你还能闻到那房子的味道。”

西点军校短暂的时间里,他对“斯科菲尔德的纪律定义”的研究帮助凯利认识到,军训不是他想要的那种教育。当他来到哈佛时,他已经拥有了后来被誉为杰出的藏书,他知道自己找到了合适的地方。

“哈利·威德纳是我的守护神,”历史研究专家凯利说。“他活得这么年轻,死得太早,所有人都认识他,因为他就是图书馆。但看着他的书和他所看重的东西,我觉得我比大多数人都更了解他,因为我看到了他的激情所在。如果你只看到他有一本古腾堡圣经,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知道他有哪种烟斗烟草。”

这种对细节的关注,反映出凯利渴望与一本书背后的生活建立联系,他在霍顿图书馆(Houghton Library)的工作让他的这种热情得到了回报,并得到了深化。

“我愿意免费在那里工作,”他说。“我对人们的传记、回忆录感兴趣,有时人们并没有丢下
5,有时你能从他们留下的物品中感受到他们珍视的东西,并让他们感到兴奋。

“我仔细研读了威德纳的《匹克威克外传》(The Pickwick Papers),它散发着拉塔基亚烟斗烟的味道。没有人会知道,除非你拿着它,嗅着它。我每天都能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凯利在霍顿大学的导师、图书馆助理约瑟夫·扎亚克(Joseph Zajac)认为,邓斯特学院的这位学生是一位“真正的书迷和专家”。

Zajac说:“他是一个完美的学习者,拥有丰富的书本知识,记忆力也很好。”“我在他这个年纪时也有过类似的热情。”

高中时,凯利开始收集阿拉巴马州作家兼诗人尤金·沃尔特(Eugene Walter)的作品,从《凌乱的朝圣者》(the Untidy Pilgrim, 1954)开始。

凯利说:“这是我买的第一本他的第一版书,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然后我开始了一项任务,去寻找他写过的所有东西。”

沃特的收藏为凯利赢得了哈佛图书馆2016年本科生图书收藏参观委员会奖。接下来,凯利在全国大学图书收藏比赛中获胜,这帮助她以最年轻的成员的身份加入了位于纽约的格罗里埃俱乐部(Grolier Club)。

“直到我65岁的时候,我才想到要从事这项工作,”凯利说。“我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人生目标。”

凯利还自豪地加入了约翰亚当斯学会(John Adams Society),这是一个政治和道德哲学辩论的保守派俱乐部。

“有君主主义者,汉密尔顿主义者——这不是回音室,”他说。“我们进行了非正式和正式的学术讨论。我们争论规则和辩论决议一样多。”

在约翰亚当斯学会和霍顿大学,凯利都找到了将过去与现在联系起来的方法。在他最喜欢的秋季课程之一《书与阅读的历史》(History of the Book and Reading)中,情况也是如此。

布莱尔说:“对学生们来说,拿一本几百年前的书通常是一种非常感人的经历,就像我们在霍顿图书馆所做的那样。”“卢克热爱写在他身上的书,他是这个群体中非常忠诚的一员。我很高兴他一定会把对书籍的热爱和知识发扬光大。”

http://petbyus.com/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