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 life for slave narrativeSecond life for slave narrativeHorror’s human sideHorror’s human side

罗宾·伯恩斯坦(Robin Bernstein)深入研究了纽约州奥本市卡尤加历史与艺术博物馆(Cayuga Museum of History and Art)的档案克拉克(Jane Clark)打断了她的话。

伯恩斯坦对克拉克的奴隶故事似曾相识。这位哈佛学者想了解更多。很快,她就分享了她的发现。

“她有着不平凡的一生。有成千上万像简·克拉克这样的人,我很自豪我能够讲述这成千上万个故事中的一个。”“在美国东北部的数百个储藏处可能都有这样的故事,如果这能激励其他人挖掘出这样的故事,我会很高兴。”

伯恩斯坦同时也是非洲和非洲裔美国人研究以及女性、性别和性行为研究的教授。克拉克从婴儿期就被奴役,8岁时被卖掉,每天只吃一品脱玉米,早餐吃到很晚还挨鞭子。

她的故事被茱莉亚·c·费里斯(Julia C. Ferris)记录下来,她寄宿在克拉克居住和工作的房子里。1897年,费里斯在卡尤加县历史学会面前读了克拉克的叙述。

亨利·路易斯·“跳过”·盖茨二世,阿方斯·弗莱彻二世大学教授兼哈金斯非洲裔和非裔美国人研究中心主任,称这种“随叫随到”的叙事方式是“一部对奴隶文学经典意义重大的著作”。

他说:“在1866年以前和1866年以后,我们有102本书是由以前的奴隶们所写或叙述的。”“古巴收到2½倍非洲人,但只有一个奴隶叙事。在巴西,几乎没有。非洲裔美国人创造了奴隶历史上最大的文学作品,这是惊人的。”

伯恩斯坦说,克拉克的故事为奴隶经历的整体图景增添了一块拼图。

她说:“有这么多东西没有人关注。”“我们掌握了大量关于奴隶制和摆脱奴隶制的知识,但这些知识非常分散,这是我试图解开其中一部分知识的小小尝试。”

在她的叙述中,克拉克描述了一个受虐待的童年。在经历了五次鞭打之后,她决定“要么逃跑,要么在尝试中死去”。1856年,34岁的她在一间小屋里躲了11个月,最终逃了出来。第二年,她和弟弟获得了伪造的通行证,前往华盛顿观看詹姆斯·布坎南总统的就职典礼。她在华盛顿呆了两年,以自由女性的身份去世,并做了一名仆人。她哥哥已经搬到纽约去了。1859年,她买了一张火车票,加入了他的行列。

她的故事提醒我们,逃跑往往不需要几天或几个月。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伯恩斯坦说。

故事中有许多感人的段落,其中有一段是克拉克回忆1833年,她每天七次去水上旅行,其中一次是在途中目睹狮子座流星雨。

费里斯写道:“她是在清晨的一次短途旅行中看到‘星星坠落’的。”这一幕在她的记忆中栩栩如生。孩子们正在去春天的路上。他们还没有大到足以被这种不寻常的景象吓到的年龄,而是一路跑着,试图在星星落下时抓住它们。”

对莱昂尼德事件的描述加深了伯恩斯坦的信念,即克拉克的故事应该得到更广泛的读者。

“她并不特别,但这正是我不得不分享的原因。她从未发表过演讲或竞选过国会议员,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重要。她只是许许多多故事中的一个,值得我们去倾听。”

http://petbyus.com/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