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conomist who connected across politicsThe economist who connected across politicsBloomberg extols ‘moral leadership’ at Business SchoolBloomberg extols ‘moral leadership’ at Business School

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 61岁去世,享年79岁。费尔德斯坦是一位杰出的经济学家,曾为跨越政治界限的总统提供咨询,并帮助将公共经济学发展为一门实证科学。他在哈佛教了50年书。

费尔德斯坦通常被称为马蒂(Marty),他是乔治·f·贝克(George F. Baker)的经济学教授,也是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的荣誉退休主席。在联邦调查局的领导下,费尔德斯坦支持经济学的实证研究,因为他相信它可以改善社会,改变人们的生活。

费尔德斯坦坚信低税收、有限监管和负责任的财政政策,是他那一代最杰出的经济学家之一,这不仅是因为他在税收和社会保险计划方面的开创性研究,还因为他有能力与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有效地合作。

费尔德斯坦曾在上世纪80年代初担任里根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并曾在小布什政府的总统外国情报顾问委员会和奥巴马政府的总统经济复苏顾问委员会任职。

经济系主任杰里米·斯坦(Jeremy Stein)和经济学教授莫伊斯·y·萨夫拉(Moise Y. Safra)称赞费尔德斯坦有能力跨越政治分歧。

斯坦在给教职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马蒂是经济学领域最杰出的桥梁建设者,他比任何人都更善于以一种友好的方式把人与想法结合在一起。”“这是一份非凡的遗产。”

1984年至2005年,费尔德斯坦在哈佛教授经济学入门课程Ec 10,这是该校最受欢迎的本科课程之一。他的一些学生自己也成为了有影响力的政策经济学家,包括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的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经济发展和贫困问题专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以及以在经济和种族不平等问题上的开创性工作而闻名的拉杰•切蒂(Raj Chetty)。

萨默斯在为《华尔街日报》撰写的一篇致敬文章中说,对费尔德斯坦来说,经济学是一种“召唤”,“绝不是智力游戏或政治工具。”当费尔德斯坦聘请萨默斯为研究助理时,萨默斯还是大二的学生。他和费尔德斯坦一起选修了Ec 10课程,这是他上过的最好的经济学课程。

哈佛大学查尔斯·w·艾略特大学教授、名誉校长萨默斯说:“他决定冒险聘用一位衣冠不整的大二学生做研究助理。”“我看到了我在课堂上从未见过的为他工作的情景——对数据进行严格的分析和密切的统计分析,可以更好地回答经济问题,其结果可能让数百万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费尔德斯坦以前的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对他的敬意,回忆起他作为一名教师的慷慨和奉献,以及他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扮演的关键角色。杰弗里·利布曼(Jeffrey Liebman)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马尔科姆·维纳(Malcolm Wiener)公共政策教授,90年代在费尔德斯坦手下攻读博士学位。利布曼在给《公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忆说,费尔德斯坦曾敦促他的学生通过关注人们的动机,而不是抽象的经济模型,走出办公室和教室,与经济行动者互动,来进行经济研究。

“当我写论文的时候,我很难理解一些定量的结果,”利布曼说。“马蒂说,‘杰夫,你不是在研究鱼。出去采访一些真实的人,了解他们是如何做决定的。他说,马蒂教会我们认真思考税收和社会保险等政府政策如何影响个人行为,他对全球经济决策和经济繁荣产生了非同寻常的影响。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和托宾(James Tobin)造就了我们所有的凯恩斯主义者。弗里德曼让我们都成为货币主义者。费尔德斯坦把我们都变成了供给学派。”

利布曼说,费尔德斯坦精力充沛,自1984年里根政府任职后回到哈佛大学以来,从未休过假。利布曼在过去18年里与费尔德斯坦共同教授Ec 1420《美国经济政策》(American Economic Policy)。费尔德斯坦每学期经常教授三门课:“美国经济政策”、本科公共经济学和研究生公共经济学。李伯曼说,在这学期中,他有好几次会在周一教三节课,然后飞往中国或欧洲参加会议,最后在周五教三节课。

费尔德斯坦为《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和其他出版物撰写了300多篇研究论文和众多专栏。1977年,他获得了约翰·贝茨·克拉克奖章,这是美国经济协会颁发给40岁以下对该领域做出最大贡献的经济学家的奖章。1961年毕业于哈佛大学,1967年获得牛津大学博士学位。

对哈佛大学教务长艾伦·加伯(Alan Garber)来说,他在应用经济学领域有着深远的影响。应用经济学将经济学理论应用于商业、金融和政府领域。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没有人在塑造应用经济学方面做得比他更多,”加伯说。

加伯还回忆了费尔德斯坦作为他的许多学生导师的角色,因为他们成为了“终身学生”。

加伯说:“马蒂本人拒绝了医学院的入学申请,他在我读本科时第一次给我提了这个建议,当时我把医学和经济学都当作职业。”后来他加入了我的论文委员会。当我即将成为一名教员时,他帮助我进行了有关衰老的研究,这在随后的几年里成为了一个主要的焦点。作为总统,他任命我为国家经济研究局卫生保健项目主任。”

他的同事们把费尔德斯坦视为个人和职业上的榜样。

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经济政策实践教授贾森•弗曼(Jason Furman)表示:“他善良而慷慨。”他极力主张他所信奉的公共政策,却不顾自己的观点,教育、指导和推动人们进步。他认为解释经济政策和制定经济政策同样重要。”

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政府学道格拉斯•狄龙(Douglas Dillon)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表示,费尔德斯坦对从经济增长和就业到健康、储蓄和国家安全等现实世界政策挑战的研究是无与伦比的。

“他发明了健康经济学领域,”艾莉森说。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一直在探索国家安全经济学——教授一个研讨会,一半是经济系的博士生,一半是肯尼迪学院的军事和安全专业人士。对每一个问题,他都带着一颗公正、开放、严谨、无情的分析之心。他把自己看到的结论称为结论——即使这些结论与剑桥大学的传统智慧相悖。”

相关的

Michael R. Bloomberg speaks at Class Day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彭博(Bloomberg)称赞商学院的“道德领导力”

前纽约市长兼慈善家呼吁毕业生从事道德商业活动

Rep. Joe Kennedy

呼吁一个更仁慈的资本主义

肯尼迪议员主张制定一个新的经济议程,解决陷入困境的工人的需求

http://petbyus.com/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