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iracle of a museumThe miracle of a museumAn ailing economyAn ailing economy

非洲裔美国人历史国家博物馆的早期梦想花了整整一个世纪华盛顿特区国家广场上的文化这座建筑占地40万平方英尺,由玻璃、铝和混凝土建成。

这一愿景始于1916年,当时非裔美国公民领袖呼吁为在内战期间为结束奴隶制和保护美国而在联邦军队中战斗的黑人士兵和水手举行纪念活动。他们最初的提议后来被扩大到承认所有非洲裔美国人的成就和贡献,但最初遭到强烈反对,这种反对一直持续到吉姆克劳(Jim Crow)时代、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两次世界大战、民权运动,甚至到上世纪90年代。

然而,长期的斗争将在9月24日达到高潮,届时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将在华盛顿纪念碑(Washington Monument)附近的新博物馆开幕。美国首位非洲裔总统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将出席。

这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故事,美国巡回法院法官罗伯特·l·威尔金斯(Robert L. Wilkins)对此非常了解。1989年毕业于哈佛法学院的威尔金斯写了一本书《通往残酷真相的漫漫长路》(Long Road to Hard Truth),在书中他记录了建造这座博物馆的努力。他将于9月19日中午至下午1点在沃瑟斯坦厅2036AB室举行公开演讲,讨论他的书。

“这是个奇迹,”威尔金斯在华盛顿办公室通过电话说。“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是超现实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威尔金斯说,1996年他“偶然”参与了这个项目。他参加了一位同去教堂的人的追悼会,被教堂会众在追悼会结束后分享的生活经历所打动,这些经历从在种族隔离的南方长大,到民权运动期间的游行。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非洲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国家博物馆将于9月24日开幕。照片由Alan Karchmer拍摄

“我无法停止思考,”威尔金斯回忆道。“为什么我们没有一个博物馆来分享这些故事呢?”让我心神不宁。”

以至于威尔金斯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来倡导建立一个博物馆,并辞去了律师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这个项目中。他与主要民权领袖、乔治亚州众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联手成立了一座纪念非裔美国人历史的博物馆。与其他杰出的非洲裔美国领导人一起,他们努力在国会争取两党支持,以克服对博物馆的反对。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杰西赫尔姆斯(Jesse Helms)是最强烈的反对者之一。

威尔金斯说:“一些人不愿意承认非洲裔美国人对美国的牺牲和贡献,认为非洲裔美国人的历史值得庆祝、纪念和记录。”

但是,这位耐心的、持续努力的跨党派人士获得了回报。威尔金斯、刘易斯和其他非裔美国公民领袖的工作,帮助共和党和民主党政界人士组成了一个联盟。事实证明,这个联盟对通过在史密森学会内部创建博物馆的法案至关重要。2001年,威尔金斯在规划该博物馆的总统委员会任职,两年后,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签署了该法案,使之成为法律。

威尔金斯说:“我们遇到了困难和挫折。“我曾有过怀疑,但让我坚持下去的是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他激励你坚守信仰。”

甚至在该法案成为法律之后,一些批评人士仍反对该博物馆位于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威尔金斯说,博物馆建在那个著名的地点,对非洲裔美国人来说象征着强大的力量。

威尔金斯说:“在我们历史上的大部分时间里,没有人看到或听到非洲裔美国人的声音。“他们必须从后门进去,从不从前门进去。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是这个国家的前草坪,我们觉得博物馆应该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

威尔金斯说,这座博物馆是在美国种族关系再度紧张之际开放的。至于它能否帮助美国正视奴隶制和种族歧视的长期遗留问题,他充满希望。

他说:“这不是万灵药,但它是让国家更紧密团结的一种方式。”“我希望人们在离开时能对非洲裔美国人所经历的牺牲和战斗有一个新的认识,并对我们取得的进展表示赞赏。”

威尔金斯说,新博物馆也将帮助人们理解核心作用非裔美国人在美国历史上在美国建国之前,以及在关键的历史时刻,比如写宪法,以其妥协在奴隶制,南北战争,当这个“特殊机构”带来了共和国分裂的边缘。

他说:“非洲裔美国人的历史是这个国家每个人历史的一部分,也是作为美国人的一个组成部分。”“问题很简单,这并不是一个讲述特定群体故事的博物馆,而是一个讲述更多故事的博物馆。这个故事帮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美国的历史。”

http://petbyus.com/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