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Russia wantsWhat Russia wantsAn opponent who prevailedAn opponent who prevailed

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到底想要什么?这可能听起来像一个简单的问题,也可能是一个糟糕的笑话。不过,前美国驻俄罗斯大使约翰·拜尔(John Beyrle)周一晚间在哈佛政治学院(Harvard Institute of Politics)就俄罗斯及其领导人问题举行的圆桌会议上表示,这是下一任白宫主人需要理解的一个关键问题。

拜尔说,普京想要的是尊重,他可以选择令人吃惊的方式来获得尊重。

拜尔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关于“下一任总统面临的挑战:与俄罗斯的危机”的小组会议上表示:“我们与俄罗斯的核关系是事关生死存亡的主要问题。””“普京一直在吹嘘俄罗斯的核力量,所以把自己的核武库作为吹嘘点的禁忌已经被打破了。这应该让我们都停下来。大多数人不了解现代核武库的细节,但他们确实了解一位俄罗斯高级官员,他自称有能力将美国夷为平地。”

正如主持人、前CNN莫斯科分社社长吉尔•多尔蒂(Jill Dougherty)所指出的,俄罗斯的情况可能一天比一天改变,最近的例子是上周末的叙利亚停火和议会选举。然而,与会者一致认为,下一任美国总统最需要了解俄罗斯的总体心态。

小组成员、哈佛大学经济学客座讲师马克西姆博伊科(Maxim Boycko)指出,上周末的立法选举的主要教训不是普京夺取了更多的权力,而是只有大约一半的民众投票。这表明,在普京时代,人们开始变得冷漠起来。“我不会说普京是问题所在或解决方案;他是个事实。如果你看看叶利钦和戈尔巴乔夫时代,就会有一种苏联正在对外开放的感觉。我们再也看不到这种情况了。”

美国两位主要总统候选人对俄罗斯的态度截然不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因称赞普京而登上头条,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则采取了更强硬的路线,用多尔蒂的话说,“几乎是一种阳刚之气”。然而,小组成员强调,这个选择并不归结为一位候选人想要安抚俄罗斯,另一位想要对抗俄罗斯。拜尔说,普京希望被理解,而不是被溺爱。尽管特朗普已经宣布了对普京的钦佩,但这与提供连贯的战略并不相同。

博伊科表示,两国领导人建立私人关系不会有什么坏处。“我很难评论唐纳德·特朗普,但个人方面非常重要。问题是,这两种利益如何能够相互协调,而这首先要深刻理解对方——对方在这种关系中需要什么。无论哪位候选人做得更好,都将最有可能改善双方的关系。”

拜尔指出,普京与美国的关系从他与奥巴马总统的第一次会晤开始就有些咄咄逼人。拜尔说,普京执政的故事包括纠正错误,他认为这些错误是在苏联解体、附庸国解体、北约(NATO)加强时犯下的。“他和他周围的人都想在重大国际问题上有发言权,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

拜尔否认了俄罗斯领导层必然会对特朗普的做法更友好的观点。

“我无法从特朗普身上看出任何连贯的外交政策,”贝尔说,他暗示克里姆林宫也不能。特朗普说的话可能让他们高兴,但他们对他的政策一无所知。相比之下,克林顿国务卿有一个明确界定的政策已经被阐明。很可能克里姆林宫宁愿处理这个问题,也不愿处理数量未知的特朗普。”

在随后的问答环节中,多尔蒂讨论了另一个促成此事的因素:电视网络RT(前身为今日俄罗斯),以及它对俄罗斯人思维模式的相当负面的影响。“主播都很年轻,所以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电视网。但我相信,他们的使命是破坏和攻击西方民主,以及西方民主能够奏效的信念。这个信息是“每个人都在撒谎”。也许我们在撒谎,但美国人也在撒谎。所以这意味着要破坏人们对任何事情的信心。这既危险又虚无。但在社交媒体的背景下,这是行得通的。”

http://petbyus.com/730/